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9章 眼睛望哪?

章节目录 第9章 眼睛望哪?

    这天,叶雄刚刚下班,在工地外面被五个身穿黑西装的大汉拦住了。

    为首一个,脸上带着刀疤,一脸的傲慢。

    “你就是叶雄,有人想见你。”刀疤脸冷声道。

    “没空!”

    叶雄一看就知道面前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猜测得不错,肯定是那叫什么何浩东派来的,上次坏了他的婚礼,他会放过自己才怪。

    “带走!”刀疤脸掏出一盒烟,轻轻地点燃。

    作为陆豹手下的第一猛将,刀疤觉得老大真是杀鸡用牛刀,对付这么一个破建筑工,还要自己带四名兄弟过来,只要一两名,就将他带走了。

    嗒,烟被点燃了,一团烟雾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当视线再次恢复的时候,面前站着的人影已经不见了,低头一看,全都躺在地上,晕死过去。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刀疤脸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被紧紧卡住,叶雄冷冷道:“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不想有人打扰生活,还有下次,他会死得很难看。”

    啪!

    将他扔到地上,叶雄扬长而去。

    刀疤脸拼命地咳嗽,半晌才招出电话,拨了出去。

    夜色桑拿城,陆豹正躺在热气腾腾地的桑拿室中,享受着丰胸肥臀的美女的手艺,那双游蛇一样的双手,捏在骨头上,让他整个人舒服到了骨子里。

    他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么舒服了,这么轻松了,找了足足半个月,那个捣乱东少婚礼的混蛋终于找到了,是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现在他已经派手下最得意的刀疤去抓人了,估计现在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用力点,哟,舒服!”陆豹呻吟一声。

    正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

    “豹哥,我们失手了,点子很硬。”刀疤脸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

    “你说什么?”

    陆豹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惊道:“你们五个人都拿不住他?”

    “豹哥,这家伙不是普通人,我觉得十人都未必是对手。”刀疤脸惊道。

    “废物一个,屁大点的事情都办不好,今晚东少一定要见过他的口供,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办不好给我滚蛋!”

    陆豹说完,狠狠地扔掉手机。

    刀疤脸挂掉电话之后,将地上晕迷的几名手下弄醒,将手机拨了出去。

    中午,叶雄正在食堂吃饭,电话响了起来,是杨心怡的。

    “我爸知道了,他要见你。”电话那边,杨心怡淡淡地说道。

    “什么时候?”

    “今晚六点,他喜欢茶叶,你买些过来,可以报销。”杨心怡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雄正准备出去买些茶叶,突然一辆警车停在公司门口,两名警员从车上下来,冷冷道:“叶雄先生,我们是江城分局的警员,我叫徐达,这是我的伙记夏雨,现在我们怀疑你跟一起案件有关,需要你回去协助调查。”

    黑白不行,来白的是吧!

    叶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来这何浩东,还真想弄死他呢。

    如果是小混混,叶雄肯定会出手,但是出手打警察的话,会比较麻烦。

    徐达走过来,要给叶雄上手铐。

    叶雄眉头一皱,一鼓杀气涌出,冷冷道:“我回去协助调查可以,但是没查出事情真相之前,你有资格给我上这个?”

    这鼓杀气一出,徐达跟夏雨顿时毛孔都竖了起来,他们没到一名建筑工身上,居然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那眼神简直不敢直视,仿佛末世杀神。

    “你进了局子,就有你受的。”杨达冷哼一志,暗暗心想。

    叶雄掏出手机打电话,两名警员似乎想阻止,但是被叶雄凌厉地眼神逼退,没有人敢说话。

    “我被江城分局抓去录口供了,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出来。”叶雄打电话给杨心怡。

    “我派人去帮你。”杨心怡说道,又挂了电话。

    半个时辰之后,江城分局审讯室!

    叶雄被锁在小黑屋里,带着手铐,面前的坐着徐达跟夏雨。

    “你可知道罪?”徐达坐在他面前,冷笑道。

    “我不明白我犯了什么罪。”叶雄冷声回答。

    “利用ps手段陷害别人,你以为不知道,徐达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文件扔到他面前,冷冷道:“识趣的,签了。”

    叶拿桌面上的文件拿过,细细看了一遍,忍不住笑了。

    上面大概的意思是,自己因为仇富,用电脑ps的一个视频,用于污蔑何氏集团的执行总裁何少东,这是让他自己承认的认罪书。

    这个何少东,似乎还不知道杨心怡跟自己结婚了,真是可悲!

    “这东西,我不能签。”

    砰!

    一拳重重地击在桌子上,徐指着他破口大骂:“别以为你不说,我就制不了你,告诉你,我分分钟让你吃上牢饭。”

    “我这辈子什么饭都吃过,还真没吃过牢饭。”叶雄嘴里露出一丝冷嘲。

    夏雨将面前桌面上一个接钮按下,道:“现在闭路已经被我关了,就算把你打个内出血,也不会有人知道。”

    徐达绕过桌子,走到叶雄面前,正想准备动手。

    原本坐着的叶雄,突然抓住他的手,将他整个脑袋狠狠撞在桌面上,顿时鲜血淋漓。

    夏雨吓了一跳,正想掏枪,叶雄整个人扑了过去,将他掀翻在地上,抡起拳头轰在他鼻子上,将他整个鼻子都砸塌了,鼻血都流了出来。

    转间之间,一个额头破了,一个鼻了塌了,都失去了反抗能力。

    这还是叶雄手下留情,如果出重手,没一个能活。

    将两人的枪夺过来,叶雄这才淡定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小子,你死定了。”

    两人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逃到审问室。

    叶雄将两把枪放在桌面上,一点都不担心,以他的身份,凤凰肯定不会让他坐牢的,就算凤凰不出手,杨心怡也不会让他这个刚结婚的丈夫坐牢。

    徐达跟夏雨慌慌张张地逃出审讯室,直接向副局的办公室而去。

    罗薇薇正跟两名手下聊着案情,突然大门被推开,两名头破鼻瘫的手下直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罗薇薇惊问。

    “我们刚刚抓了个犯人,在审讯室里问,没想那个家伙突然袭警。”

    “不是上了手铐吗,他敢袭警,你不会一枪废了他?”罗薇薇怒道。

    “枪被夺了!”徐达弱弱地说道。

    “什么,你的枪在他手上?”罗薇吓了一跳。

    “我的也在。”旁边的夏雨,同样弱弱地说。

    罗薇薇差点气疯了,两人在审讯室,被一名犯人抢了枪,还是一个带了手铐的犯人,这脸真是丢尽了,如果犯人拿枪冲出来,射伤了警局的人,那就出麻烦了,这件事她负责不起。

    “他现在在哪?”

    “应该还在审讯室。”

    罗薇薇扔下手中的工作,大步朝审讯室走去,一路上见同事正常地工作,这说明那个凶手还在里面,这让她松了口气。

    罗薇薇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生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她心里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镇定,一定要镇定。

    “局长,你就这样进去?”徐达担心地问。

    “要不,你进去?”罗薇薇白了他一眼。

    徐达连忙退出几步,刚才那货的实力,他可是见识过,绝对不好惹。

    嗖嗖嗖!

    一群上涌了进去,黑洞洞的枪口全都指着审讯室里面。

    看到一群警察纷纷拿枪指着自己,叶雄连忙举起手大声喊道:“别开枪,我什么都招了,你们让我招什么罪我都承认。”

    看他那副熟悉的模样,听着熟悉的声音,罗薇薇真是哭笑不得了,这个家伙到底是闹哪样?她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桌子上的枪,一颗子弹都没少,递给徐达给夏雨,骂道:“废物,拿回去。”

    徐达跟夏雨连忙走过来,领回自己的枪。

    “你们全都出去,我跟他谈谈。”

    “局长。”

    “滚出去。”

    一行警员纷纷退了出去,整个审讯室之中,瞬间只剩下叶雄跟罗薇薇两人。

    “摩托车辗过轿车,铁丝开手铐,带着手铐还能将我两名手下打伤,你别跟我说,你只是一名建筑工。”罗薇薇目光落叶雄身上,似笑似怒。

    有这种身手,那天被枪手追杀,肯定会不是吓到那种程度,而是故意吃自己豆腐了?

    “美女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建筑工,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我都干半年了。”

    叶雄说道,目光落到罗薇薇那傲然挺拨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罗薇薇,他的目光就忍不住想看那边。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凶器逼人!

    “眼睛望哪呢?”罗薇薇怒目圆睁。

    “风景线!”

    砰!

    一拳头重重地敲在桌子上,罗薇薇狠狠地说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叶雄表示很无语,喃喃道:“看看又不会犯法,也不会怀孕。”

    罗薇薇强忍住抽枪将他崩了的冲动,坐下来说道:“辗车的事,我暂时不跟你计较,但是袭警,夺枪,这两条罪名,够你坐牢了。”

    “美女,我没有袭警,我是良好公民。”

    “监控可是录得清清楚楚,还想狡辩。”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监控。”叶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正在这时候,一名警员走了过来,说道:“局长,吴长春律师过来,要保释叶雄。”

    “告诉他,叶雄涉嫌袭警,不得保释。”罗薇薇怒道。

    “局长,刚才我去监控科看了,闭路被关了,没录下他袭警的情况。”

    “谁关的闭路?”

    “徐达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