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25章 月牙吊坠

章节目录 第25章 月牙吊坠

    两人简单地吃着叶菜,叶雄破天荒没有出言调戏。

    杜月华开始还担心两人孤男寡女,同处一屋,害怕发生点什么事情。如果叶雄到时候真的想把自己那啥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哪知道叶雄吃完饭之后就提出告辞。

    看到平时没心没肺,完全变了一下人似的叶雄,不知道为什么,杜月华突然觉得心疼。

    这个男人,心底下,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叶雄,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杜月华试探问。

    叶雄望着杜月华,眼神之中充满了悲伤,就在杜月正准备继续安慰的时候,他突然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华姐,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

    “你刚才在演戏?”杜月华脸色刷地变了。

    这个家伙,害自己为他担心,他居然在演戏?

    “不演的话,怎么知道我的华姐是多么关心我。”叶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突然凑到杜月华面前,嘻嘻笑道:“经过我的一番试探,终于知道,华姐是关心我的。”

    “我是害怕你死了,酒店没人帮忙。”杜月华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华姐,今晚我把订单签了下来,你的承诺,是不是应该兑现啊?”

    “什么承诺,我怎么不记得了?”杜月华躲开他的眼神。

    “你答应过,我把客户拿下来,亲我一下的。”

    杜月华脸色顿时红了,啐了他一口,骂道:“谁答应过你了,我从来就没作出这样的承诺。”

    话刚说完,突然叶雄将手机拿出来,播发一段录音。

    “那我先走了,记住我们的约定,你输了就亲我一下。”

    “亲就亲,快走,没时间了。”

    叶雄洋洋得意地笑道:“这下没话说了吧!”

    杜月华表示无语,他没想到叶雄下流到这种程度,居然把两人的录音录下来作证据,这下,她想不承认都不行了。

    “你反悔也行,反正现在的女人,没几个能履行承诺。”叶雄叹了口气。

    “谁说我反悔了。”杜月华羞得手足无措,说道:“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合同还没订呢!”

    “那就等合同订了再说。”叶雄嘻嘻笑道。

    叶雄走出家门,脸色又沉重了起来。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死去的战友忘记,现在看来,根本就没可能。

    他心里烦躁,开着车子,朝本市最豪华的酒吧魅力四射开去。

    这个时候,酒是最好的疗伤工具,至于跟杨心怡的约定,她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

    喝完酒,叶雄看了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半了,于是开着车子回家。杨心怡可是跟他下过死命令,晚上十二点钟之前,必须回到家,不然不让进家门。

    停好车子,进入家门,正好是十一点五十九分。

    打开客厅的灯,正准备回房间休息,突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道清冷的人影,就像冰山一样坐在那里,见到他回来,也半句话不说。

    “十一点,五十九分,我没迟到吧!”叶雄笑着坐到沙发上。

    闻到一鼓浓重的酒味,杨心怡眉头皱了一下,怒道:“你喝酒了?”

    “酒是应酬的必须品,不喝怎么行?”叶雄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到她玲珑有致的,散发着幽香的身体上,嘻嘻一笑:“老婆,这大半夜不睡的,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他每说一句话,就有一鼓酒味传出,杨心怡忍不住捂起鼻子,愤怒在一点点积聚。但是半晌之后,她还是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

    两人只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再难过的日子,也比嫁给何浩东好。

    “今晚喝酒,扣十万;今天早上你喝了我的牛奶,扣十万,我看你的钱还有多少可以扣?”杨心怡冷冷地说。

    “喂喂,今晚喝酒,我承认犯规,但是早上,明明是你喝了我的牛喝,想间接跟我接吻,关我什么事,这钱扣得我不服。”叶雄大声说道。

    “你有种再说一次。”

    今天早上喝了这个家伙的牛奶之后,杨心怡足足呕吐了一个上午,连中午,晚上都没吃半点东西,就是宵夜的时候吃点粥,他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她肚子隐隐又有翻滚的迹象。她本来就有轻微的洁癖,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反正这钱,我扣得不服。”叶雄说道。

    “不服也行服。”

    杨心怡说完站了起来,本来想跟他好好算账的心思都没有了,那酒味让她原本就不舒服的胃更加难受。

    “叶雄,我们之间,只是因为一交易而走在一起的,如果不是这个交易,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希望你好好想想自己的身份跟自己的职责。”杨心怡说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两个世界?

    那又如何,你当你的冰山总裁,我过我的游戏人间?

    洗完澡之后,叶雄躺在床上,手里一个吊坠在轻轻地晃动着。

    吊坠月牙形,白玉为底,边上镶满了白钻,中间镂空,装了一颗红色的血玉,看起来非常高档。叶雄去查过这吊坠的,价值在千万以上,不是普通人家有的。

    看着这个吊坠,叶雄的眼泪湿润了。

    “队长,帮我找到妹妹……好好照顾……我查到她在广南省,原本想任务之后……去找她,没想到……这吊坠……她身上也有……”

    乔洋死后,这两年来,叶雄走遍了广南省,都没找到乔洋妹妹的下落。

    “乔洋,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妹妹的。”叶雄紧紧地握起拳头。

    第二天一早,叶雄下去吃早餐,杨心怡早就坐在位置上。

    “早啊,老婆。”叶雄打招呼。

    杨心怡眉毛都没抬,仿佛没听见一样,像冰山一样。

    叶雄打量了一下杨心怡,她今天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衬衫,下身穿一条长长的灰色裤子,头发高高地盘了起来,这副打扮很高冷,跟她的形象完全符合。

    不知道,这种形象的女人,在床上啪啪啪的时候,会有怎么样的表情。

    心里这样一想,叶雄双眼就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恰好杨心怡抬头,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厌恶心更强了。

    “老婆,我突然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叶雄叹了口气,说:“刚见的时候,觉得你温文尔雅,很会理解人,所以才跟你结婚,但是现在,我怎么感觉你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

    “你有病,而且是很严重那种。”

    话刚说完,杨心怡脸上射出杀人的目光,可惜叶雄完全无视,继续说道:“像你这种有洁癖的女人,间接接吻都能吐上一天,如果有一天真的跟男人接吻,那岂不是要吐个三天三夜。”

    “喜欢的男人,不会。”杨心怡认真地说。

    “那我努力做到让你不吐的一天。”

    “做梦。”

    “男人一定要有梦想,不然的话跟一根废柴有什么区别?”叶雄站起来,准备去上班,离开之前忍不住补了一句:“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