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69章 上当了

章节目录 第69章 上当了

    叶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狼藉的房间,一阵无语。

    成熟女人果然不是那些青涩的小女孩能相比的,以自己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差点都吃不消。

    每个女人,身体之内都藏着一头猛虎,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把它释放出来。

    叶雄算把杜月华心底的猛虎释放出来了,一年多没啪啪过的杜月华,食髓知味,索要了一次又一次,差点没把他榨干。

    “今晚,留下来。”

    杜月华光着身子,从背后死死抱着他,仿佛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似的。

    一道清澈的泪水从眼睛里流了下来。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浪子,知道自己不一定能拴得住他。

    跟他突破男女关系,她早有心里准备,就当这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情,只要曾经拥有过就行了。

    但是,真的突破这层关系之后,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得那么坦然。

    此刻,她恨不得这个男人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哪怕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他的强壮,疯狂,还有他在床上无时无刻的霸道,无时不刻都在吸引着她。

    “我今晚就留下来,睡醒之后,咱俩再一分高下。”叶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去拿水喝,顺便将手机开了。

    刚开手机,十几条信息就来了,落石出全是未接来电。

    除了杨心怡一个未接来电之外,剩下的全是胸残表妹唐宁的。

    正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依然是唐宁的。

    “不好了,表姐夫,表姐出事了。”电话那边,唐宁焦急地大喊。

    “出什么事了?”叶雄惊问。

    “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她一直说肚子疼,原本以为吃点药就没事,哪知道现在疼得更厉害了,而且好像还发高烧……呜呜,表姐夫,我打了120电话,谁知道医院这么久还没来人……”

    “我马上回来。”叶雄说完,挂了电话。

    “出什么事了?”杜月华见他脸上露出紧张的模样,连忙问道。

    “心怡发高烧了,我得回去一趟。”叶雄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见她脸上露出不高兴地模样,叶雄连忙解释:“心怡是我的雇主,现在她有事,我不能不帮忙,你放心,我跟她之间,只不过是一纸交易,在我心里,她的地位永远都不如你。”

    “那你回去吧,一路小心。”杜月华叮嘱。

    叶雄穿好衣服,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飞快地跑了出去。

    他离开之后,杜月华叹了口气,幽幽道:“现在她的地位不如我,以后就难说了。像你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不爱上你。”

    说完,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桌边的包包中,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避孕.药,服了下去。

    用手段束缚住一个男人,是不可能得到他的心的,这道理,杜月华懂。

    叶雄风风火火,开着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

    刚刚走进客厅,却见沙发上,唐宁正翘着二郎腿在玩手机游戏,见他回来,瑟地笑道:“速度挺快的,二十分钟就回到了。”

    叶雄脸一黑,知道被耍了,当下火冒三丈。

    尼玛,老子本来可以搂着美女好好地睡觉到天亮,却被她这样耍弄,换谁都忍不住生气。

    三步化作两步,叶雄将沙发上的唐宁抓起来,啪啪啪,一连三巴掌,直接打在她的屁屁上。

    由于太气愤,一下收不住力,这三巴掌,力道可不小。

    唐宁疼得哇哇大叫起来,抹着眼泪,呜呜地跑到楼上告状去了。

    叶雄这才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份了,坐到沙发上抽闷烟。

    片刻之后,杨心怡下来,一脸的阴沉。

    “你也太狠心了吧,不就是开个玩笑吗,用得着下那么狠手吗?”

    唐宁投诉的时候,把裤子脱了下来,杨心怡发现她半边屁.股都肿了,也觉得叶雄太过份了,这才下来跟叶雄算账。

    “我这算下手轻了,下次再胡说八道,我把她另一半屁股打得开花。”叶雄恶狠狠地说。

    唐宁躲在杨心怡背后,本能地双腿一夹,说道:“表姐,你可得为我作主啊!”

    “向唐宁道歉。”杨心怡命令。

    “凭什么?”叶雄冷笑。

    “凭你是个大男人,她是个小姑娘。”杨心怡今晚本来就心情不好,此刻也有些脾气。“人家一个大姑娘,你怎么教训不好,偏偏打人家屁.股,传出去,你让她怎么做人?”

    “就是,人家的清白,就这样被你毁了。”唐宁躲在杨心怡背后,伸出一个脑袋,幸灾落祸地说。

    “如果我不道歉呢?”

    “不道歉的话,马上滚出我的别墅。”杨心怡望着他脖子上,还没消退的吻迹,心情更加糟糕。

    叶雄直接站了起来,一声不吭地朝别墅外面走去。

    刚才还洋洋得意的唐宁,这下慌了。

    虽然她屁股有点疼,心里很不服气,但是心里说不上恨。

    至于向表姐撒谎投诉,就是想看看叶雄挨骂的情形,最好是看到叶雄跪搓衣板的情景,那才是她乐意看到的。

    像叶雄这样一声不吭地离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后。

    见他离开,杨心怡眼神里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她没想到他是这么小气的男人。

    看来自己高估他了,还以为他跟其他男人不一样,最后还不是一样的德性。

    杨心怡转身上楼,没有一点回头。

    整个大厅,只剩下唐宁一个人。

    “完了,这下子闯祸了,这可怎么办?”

    唐宁在客厅里团团转,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刚才她在楼上,添油加醋地说叶雄的坏话。她没说自己骗叶雄回来的事情,只说叶雄一回来,脖子上就挂着吻痕,她只不过说了句大色狼,叶雄就走过来打她屁股,至于叶雄发怒的真相,她半点都没说。

    眼见叶雄离家出走,表姐又回房生闷气,她才知道自己做过头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还得自己说出真相才行。

    唐宁上楼,小声地敲着杨心怡地房间门,喊道:“表姐,我有话跟你说。”

    “开门啊,我真有急事跟你说。”

    “有什么事,明天才说吧!”杨心怡声音有些变了。

    完了完了,表姐一定很难过。

    “对不起,表姐,我向你认错,其实我刚才的话都是骗你的。表姐夫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我骗她,说你发高烧,身体不舒服,所以他风风火火地赶回来……”

    唐宁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门开了,杨心怡一脸铁青,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唐宁,你居然骗我。”

    “表姐,我错了,你罚我吧!”唐宁低着头,弱弱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