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70章 小气鬼?

章节目录 第70章 小气鬼?

    “真是让你气死了,你是不想表姐气死了,才甘心?”杨心怡涨得满脸通红。

    “我不是故意的。”唐宁耸拉着脑袋。

    “打电话给那小气鬼,解释一下。”杨心怡命令。

    “我不敢。”

    “不敢也得打,事情是你搞成这样的,必须由你自己解释。”

    “表姐夫太凶了,我怕他再打我屁.股。表姐,你自己打吧,我打的话,表姐夫不一定回来,但是你打的电话,他一定回来。男人生气的时候,很容易犯错,万一表姐夫生气之下,去酒吧找一夜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表姐你要考虑清楚。”

    唐宁说完,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间了,什么都顾不上了。

    “气死我了。”

    杨心怡呆立原地,掏出手机,左右不是。

    “这个家伙,得寸进尺,如果我打了,以后他岂不是连走路都鼻孔朝天?”

    “但是,这事确实是自己错了,这三更半夜的,赶人家出去,是自己做得不对。”

    “那关你什么事,那是唐宁惹的祸。”

    “打个电话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脑海之中,两个思想在打架,最终杨心怡还是决定打电话过去。

    现在叶雄估计在气头上,说不定真的像唐宁一样,失去理智,出去找女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杨心怡深呼吸一口气,狠下心拨了过去。

    冷静,一定要冷静,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她暗暗决定,自己只是说明情况,至于他回不回家,原不原谅自己,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从这事之中,也正好看看他是不是有胸襟,有肚量的男人。

    “我哪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啪啪到老……”

    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吓了杨心怡一跳。

    但是很快,手机就被挂掉了,如果不是杨心怡恰好在门口,根本就不会听到。

    杨心怡走过去,直接推开门,只见叶雄此刻正躺在床上悠然地玩着手机,那模样,哪有半分生气的模样。

    见到杨心怡进来,叶雄呵呵道:“老婆,这么晚了还没睡,是不是因为我不在身边,睡不着?”

    看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模样,杨心怡不知道应该笑,还是应该哭。

    亏自己还担心他生气,瞧这货的模样,哪有半点生气的模样。

    亏自己还怕他没胸襟,不够大度,这货压根本就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没心没肺,活着不累,不就是这货的本色。

    “谁让你回来了?”杨心怡眉头一抬,装作一副愤怒地模样。

    “三更三夜的,我出去哪睡。”叶雄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杨心怡身边,拉着她的手,像个撒娇的小孩一般,撒娇道:“老婆,你别生气嘛,我刚才是逗你玩的,谁让你那么大声吼我。我听唐宁说你生病了,闯过二三十个红灯,万里迢迢,披星戴月,跋山涉水来救你,哪知道一回来就挨骂,还被赶出家门,你说我容易吗?”

    叶雄说完,脸上露出无限委屈的模样。

    “少装,你这模样,像委屈的模样吗?”杨心怡白了他一眼。

    “我还不委屈,那可都是六月飞霜,风花雪月……”

    “得了,少在我面前卖弄成语,上多几年学再说吧。”杨心怡差点崩溃了。

    她正想离开,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货抓在手里,使劲地摸着,那模样就像如获至宝一样。

    啧啧,老婆的手真漂亮,又滑又嫩,五指修长,如果握在弟弟上面……叶雄脑海无限联想起来。

    “你干什么,放手。”杨心怡火气腾地窜了起来。

    刚才这货使劲吹嘘,卖弄成词,原来是想拖延长点时间,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好摸自己的手揩油了。

    叶雄连忙放开她的手,笑道:“老婆,要不今晚你别回房间了,在我这里睡,大不了你睡床,我想地板。”

    “我有病,有洁癖,怕睡你的床吐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滔滔不绝……”杨心怡翻了翻白眼,学他卖弄一番成语,这转身才走出房门。

    “果然不是愧是高材生,这成语用得真是鬼斧神工,天地变色,佩服佩服。”叶雄竖起拇指。

    杨心怡脚一软,差点没气得翻倒在地。

    第二天一早,叶雄准时下楼吃早餐。

    见他下来,唐宁的头耸拉下来,不敢正视叶雄的目光。

    她脚边放着个行旅袋,看来吃完早餐,她就得去机场,回京都家了。

    “小表妹,是不是舍不得表姐夫,不想回去?”叶雄笑着坐了下来。

    他不说还好,一说之下,唐宁的眼睛红红的,小嘴扁着,那模样别分提有多委屈。

    “行了,别装了,昨晚的事情,表姐夫原谅你了。”叶雄觉得自己跟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女生斗气,实在是没品。

    “我在这里向你道歉,表姐夫有错,不该打你屁股。”

    听他这样说,唐宁原本扁着的嘴立马翘了起来:“道个歉就完事了,你知道这次我身体上跟心理上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你想怎么样?”叶雄笑道。

    “八万,赔给我的精神跟**损失费。”唐宁连忙说道。

    原来这个小妮子,一直都记得自己坑她八万块的事情,看来这阵子处处与自己作对,就是为了拿回钱。

    叶雄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扔到桌面上。

    “八万块,不多不少。”

    唐宁整个人扑了过来,将银行卡握在手里,激动之下,啵地在叶雄脸上印了个香吻。

    杨心怡见状,怒眉一抬。“小张,你不小了,怎么能胡来。”

    “他是我表姐夫,亲一下有什么,表姐你不会吃醋了吧?”唐宁嘻嘻道。

    “吃你的死人头,把卡交出来。”杨心怡把手一伸。

    “不,这是表姐夫赔给我的。”唐宁紧紧地收着卡,打死也不肯松手。

    “表姐已经赔给你八万了,你现在又拿八万,你还只是个高中生,拿那么多钱干什么?”杨心怡声音严厉起来,一边说一边掏手机。“给不给,不给的话,我打电话给姑姑。”

    听到要打电话给表姐,小唐宁立马萎了,耸拉着脑袋,依依不舍地将卡交了回去。

    杨心怡将卡没收了,这才对叶雄说道:“把她送到机场,中午的飞机。”

    “保证完成任务。”叶雄敬了个军礼。

    “不服气是不是,信不信我将你那八万也没收了?”杨心怡见唐宁还在发愣,板起了脸。

    “你想没收也没了,花光了。”唐宁撇撇嘴。

    “啥,花光了?”杨心怡差点气死,这才几天,她就把钱花光了?

    “姐夫,咱们走。”唐宁怕杨心怡盘根问底,连忙拉着叶雄跑了。

    (感谢,有滋有味,风,华南虎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