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78章 落红不是无情物

章节目录 第78章 落红不是无情物

    “别激动,小心走火。”叶雄连忙说道。

    现在的警察,有些一辈子都没开几次枪,万一不小心走火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全都放下枪。”黄维富大声命令。

    朱雀走到叶雄面前,将手中的逮捕令递了过去,说:“逮捕令是真的,你别反抗,暂时跟他们回去,我马上联系首长,保你毫发无损地出来。”

    朱雀很清楚叶雄在首长心中的地位,用无可代替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首长是绝对不可能让叶雄出事的。

    她现在担心的是,叶雄不肯跟回去,双方火拼起来,后果会很麻烦。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用不着他个死老头子插手。”叶雄骂道。

    他将逮捕令看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这份逮捕令,是省里直接下文书的,是省公安局通过传真的方式,直接发到市局,难怪黄维富会如此大阵仗,派这么多人来抓自己。

    原来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看来何浩东在省里,背景也不简单,自己这次还真是逼急了他,开始狗急跳墙了。

    “黄局,我可是良好市民,配合警察工作。”

    叶雄走到场中,双手伸了出来,做了被铐的动作。

    朱雀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叶雄不配合,万一动起手来,后果会难以想象。

    哪知道,叶雄并着双手等了很久,都没有警察敢过来铐自己。

    谁知道这货是不是在装?

    最后还是陈寒从地上爬了起来,从腰间取出一副手铐,把叶雄双手铐上,目光狠狠地瞪着他。

    “这位警察兄弟,咱们素昧谋面,你这眼神是不是有点过了?”叶雄嘲弄道。

    “我叫陈寒,是江南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你给我记清楚了。”陈寒傲慢地说道。

    “这么低级的职位,我一般不放在心上。除非像黄维富这种局长,或者罗薇薇这种警花之类,我还能记住名字。”叶雄不屑一顾。

    “你……”陈寒指着叶雄,半晌才说道:“到了警局,我看你嘴能硬到什么地步。”

    “干完你全家女人,肯定没问题。”叶雄嘴角扬起一撇冷笑。

    跟老子耍嘴皮子,你还嫩了点。

    “你走着瞧。”陈寒狠狠地瞪了叶雄一眼。

    正在这个时候,黄维富的电话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黄维富顿时露出严肃的模样,走到一边接听。

    半晌之后,他回来了,脸上露出浓浓的严肃。

    “陈寒,你过来一下。”黄维富命令。

    等陈寒走过来之后,黄维富压低声音说道:“上面刚刚来电话,叶雄不能羁押在市里,你马上带十几位精英,开车直接送到省局,把人交接到那人手上。”

    “局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他安全送往目的地。”陈寒说完,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冷笑。

    “这次罗薇薇会跟着一齐过去,你稍带她过去。”黄维富说道。

    “这恐怕不好吧,我们是在执行任务。”陈寒有些犹豫。

    “你不是一直都想跟罗薇薇出任务吗,这次可是好机会,我可是特地给机会你们两个一起过去的。”黄维富说完,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好好把这次任务做好,别搞砸了,省里的人看在眼里,以后能不能当副局长,这可是次很大的机会。”

    “局长,保证完成任务。”陈寒坚定地说道。

    陈寒立刻在现场挑出十名精锐,调出三辆车子,直接将叶雄押上了车子,由自己亲自押送。

    片刻之后,罗薇薇来了。

    她穿警服,看起来英姿飒爽,进车子之前,她白了叶雄一眼,就仿佛不认识他一般,然后坐到陈寒旁边。

    “你来了,好久没见的。”见到罗薇薇进来,陈寒眼睛一亮。

    自从两个多月前上省学习,他已经三个月没见过罗薇薇了,没想到这次回来,发现她比起以前更漂亮了,胸部更挺了,也更有女人味了。

    罗薇薇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她看了眼后视镜,发现叶雄正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顿时翻了下白眼。

    “小张,出发。”陈寒对开车的警员喊道。

    三辆车子一齐出发,一辆车子在前,押着叶雄的车子在中间,后面还有一辆车子。三辆车子装备精良,仿佛羁押穷凶极恶的匪徒。

    “罗警官,你们这是准备将我送到哪去啊?”叶雄坐在后排的笼子里,笑着问。

    “闭嘴,乖乖的坐着。”罗薇薇还没回答,陈寒大声喝道。

    “罗警官,不知道省城有没有七天酒店还是如家酒没有?”叶雄继续问。

    至于陈寒的话,他根本就当作没听见一样。

    罗薇薇嘴角抽搐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家伙居然还有心情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陈寒气得肺都爆了,他没想到叶雄居然敢无视自己的话。

    让你得瑟片刻,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死了,陈寒暗暗心想。

    从江南市到省城的广洲市,车程大约四个小时。

    陈寒一路上,时不时找些话题跟罗薇薇说,只可惜罗薇薇很冷漠,随意地应付两句过去,搞得他都不好意思再问。

    他以为罗薇薇是因为任务在身,而且有旁人在场,不好多说什么,谁知道这时候,车后座的叶雄确开始吟诗作对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惨啊,真惨!”叶雄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

    刚才陈寒问了几句罗薇薇无关痛痒的话,但是他一听就听出来了,这所谓的刑警大队长看来是看上大胸姐了。

    只可惜,罗薇薇根本就不感冒。

    “闭嘴。”陈寒愤怒地大吼。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悲,可悲。”叶雄继续说话。

    陈寒气得满脸通红,如果不是在执行任务,他早就恨不得将叶雄拉下去,狠狠地揍一顿。

    “人最可悲的是没有自知知明,明明是一堆牛粪,偏偏还期望一朵鲜花能插上去,这可能吗?”叶雄像台机器人一样,谍谍不休。

    “这朵鲜花,可真是美啊,健康,正直。特别是它的一对花蕾,那么饱满,那么诱人,这么漂亮的鲜花,怎么可能插在牛粪上。”

    “这么漂亮的鲜花,应该绽放在七天酒店或者如家酒店里。落红不是无情物,化成春泥更护花……”叶大诗人摇头晃脑地叼着。

    “闭嘴!”

    罗薇薇见他说到这种地步,更也忍不住出声了。

    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用花蕾形容自己的胸部。

    说自己绽放在七天或者如酒店里,什么叫绽放,脱掉衣服就是绽放。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成春泥更护花,我呸,老娘会为你这个无耻之徒落红,做梦。

    罗薇薇翻着白眼,腹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