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134章 王舒的魔障心理

章节目录 第134章 王舒的魔障心理

    回到酒店,叶雄正准备工作,电话响了起来。

    看着那边那熟悉的号码,他有点犹豫。

    电话,是杨心怡的。

    “杨总,这么大早的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后悔跟我离婚了,想跟我复婚啊?”叶雄接通电话,没心没肺地笑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良久,杨心怡的声音才传了出来。

    “你昨夜喝了很多酒,出于朋友的关心,所以打电话问问,你别想那么多。”杨心怡的声音不冷不热,从话中听不出态度。

    “朋友?”听到这两个字,叶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以后别喝那么多,别以为没有人管了,就可以乱来。”杨心怡劝道。

    “昨天跟你离婚了,有点不舒服,发泄完就好的。”叶雄说出心里话。

    “你是不是后悔了?”杨心怡小声地问。

    “是啊,后悔没把你给办了。”

    “你别这样行不行,你再这样,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杨心怡有些生气了。

    “你如果只是把我当朋友,昨夜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叶雄冷笑。

    “我做什么了?”杨心怡声音有些虚了。

    叶雄以前研究过人的心理,她现在这模样,分明是内心有鬼。

    他更加断定了自己的看法,直接问道:“昨夜是我主动的,还是你主动的,我一想都想不起来了。”

    “什么主动,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昨夜你送我回房间之后,没发生点什么吗?”叶雄提醒。

    “你胡说八道一些酒醉的话,就这些了?”杨心怡声音很冷静。

    “你没趁我酒醉,把我给办了?”

    “神病,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杨心怡怒道:“只有你才这么无耻。”

    她说得也对,按照相处这阵时间的了解,杨心怡就是一个骨子里冷到极点,就像万年冰山一样的女人,她会趁自己酒醉,把自己逆推。

    甚至叶雄都怀疑,她是不是有性.冷淡,她怎么可能把自己办了。

    刚才还想着很可能是她,现在又觉得不可能了。

    但是,也有一些女人,表面上像冷山一样冷,实则内心比谁都火热,就是传说中的外冷内骚型,杨心怡会不会就是这种女人?

    乱了,又乱了。

    想来想去,叶雄都怀疑人生了,甚至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只是做梦,啥都没发生一样。

    算了,不去想了,奶奶的,反正没吃亏。

    “开玩笑,没事的话,我挂了,你有空可以请我这个朋友吃饭。”叶雄说完,挂了电话了。

    挂电话之后,他笑容不见了,换成一副自嘲的模样。

    “离婚之后,继续做朋友,行吗?”

    也许吧,因为两人之间,根本就是不是真正的结婚。

    去酒店四下逛了一圈,叶雄正准备回办公室睡大觉,突然背后有人喊自己。

    “叶总,有点事情找你一下。”

    王舒站在他身后,黑色的职业装,将她的身体勾勒得玲珑有致。

    她脸上化了淡淡的妆,嘴唇上抹了一点口红,似乎脸上也抹粉底,看起来脸容没有一点斑痕,********妖娆。

    胸口没有露出****,这是酒店不允许的,但是偏偏露出一大片白白花玉般的脖颈,让她看起来,不比露沟沟的吸引力差。

    当了一阵子的公关经理,她明显会打扮多了,也更加懂释放自己魅力。

    不过,叶雄见识过她的手段,知道她的城俯,所以对这个女人,没什么感觉,哪怕她穿得再性感,打扮得再惹火,都没用。

    女人最漂亮的还是内在美,很显然,王舒在这方面,已经被叶雄打入冷宫了。

    “有事吗?”叶雄淡淡地问。

    “能不能跟你私底下谈谈?”王舒小声地问。

    难道她想跟自己私底下,交流交流,沟通沟通?

    先交后流,沟完再通?

    叶雄发现自己思想又邪恶了。

    “办公室谈。”

    几分钟之后,叶雄带王舒进办公室,王舒跟在后面,将门顺手关上。

    她这个简单的动作,让叶雄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

    难道这个女人,还对自己没死心啊!

    进房间之后,王舒的目光一直勾勾地望着叶雄,眼神里满是幽怨,她的嘴角轻轻咬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起来我见犹怜。

    “有什么事直说吧!”叶雄直奔主题。

    王舒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衣服里,做脱衣服的动作。

    在做这个动作之前,她眼角一直看着叶雄,似乎在打量他的脸色变化,见他崩着脸,最后将手伸进衣服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面上。

    “这是卡里面,有十万块,是我跟弟弟这两个月的收入,剩下的一百万屋款,我们会慢慢还给你的。”王舒说。

    叶雄正眼也没看那卡一眼:“房子是我送给王童的,听清楚,是送,不是借。”

    “那毕竟是一大笔钱,我们一家三口,昨晚商量了一夜,都觉得这钱要慢慢还给你,不然心里压着不舒服。”王舒说道。

    “为什么王童不拿,要让你拿来?”叶雄继续问。

    “弟弟怕你不肯,所以派我做代表。”

    “怕是你主动要求送来的吧?”

    叶雄站了起来,围着她走了一圈,一双眼睛在她身上瞄了瞄去,似笑非笑:“我更好奇的是你刚才那个动作,你那个动作,即可以掏卡,也可以脱衣服,只是为什么要掏卡呢?”

    听到叶雄的话,王舒眼睛一亮,又开始打量叶雄了。

    她想知道,叶雄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被叶雄招到酒店当公关经理之后,王舒的心里一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一方面,她感谢叶雄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可以领高薪,充份发挥自己的实力,当人上人,另一方向,她又很不甘心。

    对于自己的姿色,她颇有自信,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抗拒自己的诱惑,偏偏这个男人,拒绝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王舒的占有欲很强,她自小贫穷的家庭,造就了她这种心理,叶雄越是冷落她,她越是不甘心,越想征服这个男人。

    她暗暗决定,一定要将这个男人拿下,就算无法让男做自己的男人,也要诱惑他一次,让他跟自己发生点男人跟女人的关系。

    哪怕跟他上床,不是为了****,就是为了一口气。

    她发现,自己心里有点魔障了,也可说是变态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