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151章 第0151 陌生的杨心怡(三更)

章节目录 第151章 第0151 陌生的杨心怡(三更)

    晚上,接杜月华一家三口去吃了顿饭,然后送她们回家。

    杜月华一家人下车之后,叶雄装模作样将车子开出几十米,停了下来,然后回去爬水管上去,准备跟杜月华聊聊日间没聊完的事情。

    可惜,悠悠一大晚都缠着妈妈,不肯一个人睡觉,叶雄等了一大晚上,都没等到机会,直到十二点之后,悠悠才睡着。

    叶雄本想跟杜月华战一场,但见她身心疲惫,不想强迫她。

    “跟你说件事,我明天要去城,要过几天才回来。”叶雄说起这件事。

    “去京城做什么?”

    叶雄将跟杨心怡之间的约定说了出来,杜月华听了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但她还是没说什么。

    “你放心,我们只不过是去演戏,让她姑姑不知道我们离婚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就连他自己说得都有点心虚。

    他跟杨心怡之间,本来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关系,这一趟京城之行会发生什么,他自己也没谱。

    他对杨心怡没什么抵抗力,再加上那天晚上喝醉了,把她给上了,在心里,他对她的感情更加复杂了。

    “你的选择是你的自由,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杜月华激动地抱着他,紧紧不肯放松。“你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只要你想回来,什么时候都可以。”

    屋里关着灯,两人躲在洗手间旁边的隔墙。

    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叶雄很冲动,很想占有她,但是一看到旁边的床上,小悠悠睡得正甜,万一不小心把她吵醒了看到,会给儿童留下心里阴影的。

    所以,他只是亲了杜月华一下,就爬水管离开了。

    走在空落的大街上,蹲在街边抽了口烟。

    一想到明天就要去京城,他心里就一阵激动!

    心底埋藏的回忆,慢慢涌上心头。

    事隔这么多年,终究要回到那个地方。

    那个可恶的男人,到底死了没有?

    那个扎着辫子的小姑娘,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

    那个让他恨不得杀掉的女人,还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在欺负人吗?

    抽完烟,他站了起来,恰好看到马路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过,忍不住吹了下口哨:“嗨,美女,小……”

    “穷吊丝,想搭讪我,没门。”女人趾高气扬地走了。

    扑通。

    女人掉前面一个沙井里面了。

    叶雄叹了口气,走到沙井口,俯视道:“美女,我只是想提醒你,小心少井盖,不是想跟你搭讪。”

    “快拉我上去,穷吊丝。”

    “我给你钱啊。”

    “求求你了,拉我上去吧!”

    叶雄双手插胸,看着下面那个女孩的嘴脸,又想起了那个让他痛怒的女人。

    “打电话求救吧,但愿不会有车子撞下来。”叶雄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样的女人,他才懒得去救呢。

    找了间宾馆住下,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杨心怡打电话过来,问他在哪。

    说出自己的地方,半个时辰之后,车子来了。

    今天的杨心怡穿得比较休闲,上身是白衬衣,下身是七分的米色中裤,头发被扎了起来,看起来整个人的气质柔和了许多。

    比以前冰山总裁,此刻的她,显得平易近人一些。

    虽然是休闲的打扮,依然掩饰不住她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尚气质,路人只看一眼,就会被她吸引住。

    一段时间没见,叶雄感觉杨心怡变了许多。

    至于哪里变,他也看不出来,也许是变得陌生了吧!

    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朋友一样,不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吼,被自己气得满脸通红,情绪波动很少。

    情绪波动淡了,表明感情淡了。

    试问,谁会对一个陌生人,会有多大感觉?

    “上车吧!”杨心怡淡淡地说。

    叶雄苦笑了一下,走进车子里,坐在她旁边。

    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女人芳香,即熟悉,又陌生。

    杨心怡看了眼他住的那间宾馆,似乎想问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出口,对司机说:“小赵,去机场。”

    换在以前,她早就问他怎么会信在宾馆了。

    去往省城的机场,大概三小时左右的车程。

    整个过程,杨心怡没有说一句话,两人仿佛就像陌生人一样。

    看来,她心里对自己怨念挺深的。

    由于司机在场,叶雄不好意思说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机场,司机回去了,叶雄见她手里提着行旅,走过去艉过来说:“让我来吧!”

    杨心怡没有说话,让他帮忙,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机场。

    “机票带了没有?”叶雄没话找话。

    “带了。”杨心怡淡淡地回道。

    “要不要,去买些饮料?”叶雄继续问。

    “飞机上有。”

    “书呢,要不要我去买一本,飞机上问。”

    “随便。”

    ……

    无论叶雄怎么搭讪,她都回话,表情不冷不热,声音不大不小,就像跟搭讪的路人一样。

    女人,真正的冷漠不是寒着脸,或者怒目圆睁;那种漫不经心,想答不答的态度,才是最冷漠了,因为那说明,你在她心目中,已经不重要了。

    在杨心怡身上,叶雄就体会到这种感觉。

    让他非常压抑,非常不舒服!

    或者,两人的离婚,对于她来说打击太大了。

    他很想知道,自己喝醉酒那天晚上,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她痛恨的事。

    难道真的是自己趁着酒醉,把她给强上了?

    过程她痛不痛苦?

    但是他怎么都问不出口。

    “喜欢看什么书?”

    等飞机的过程之中,叶雄问道。

    “随便。”

    叶雄走向小书架那边,挑来挑去,找了本笑话买下来。

    他想,看看笑话,能让她心情好一点也说不定。

    哪知道,杨心怡看根本就没看,不知道是因为不喜欢,还是因为这些书太弱智了,哄哄小孩子还行。

    她不说,叶雄也不知道。

    叶雄非常蛋疼,看来他跟杨心怡之间的关系,已经回到了起点,再想象以前一样,偶尔捉弄一下,开开玩笑,赚赚小便宜,已经不可能了。

    她这态度,是铁定不想再跟自己有什么瓜葛了。

    或者,她心里也想自己跟华姐好好过日子吧!

    一个时辰之后,飞机降落,喇叭里传来登机的声音。

    “走吧!”

    杨心怡站了起来,朝检票口走去。

    背影,说不出的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