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153章 家(一更)

章节目录 第153章 家(一更)

    “表姐,你知不知道表姐夫是哪里人?”

    “就是江南人氏啊。”杨心怡回道。

    她之所以知道叶雄是江南人氏,是因为他结婚的户口本上写着,但是他的户口上只是他一个的,至于他的家人,她一点都不知道。

    “他家里有什么人,他排行第几?”唐宁好奇地问。

    “不清楚。”杨心怡随口应道。

    “不会吧,你连他家里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唐宁惊呼。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是跟他结婚,又不是跟他家人结婚。”杨心怡装作一副毫无所谓的模样。

    “那他在哪里出生,以前做过什么,过过什么样的生活?”唐宁继续问。

    “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不知道你这老婆怎么当的,整天住在一起,除了啪啪啪,就没聊点其它的话题。

    “这么好奇,晚上他回来,你自个去问他。”杨心怡翻了翻白眼,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怒道:“你懂什么是啪啪啪,脑子里就不能装点健康的东西?”

    “啪啪啪,就是打电脑的意思啊。”唐宁摸了摸小脑袋,嘻嘻笑道:“表姐,不然你以为啪啪啪是什么?”

    杨心怡都懒得跟这个节操碎了一地的表妹说话。

    这妞的性格,跟那二十四小时都带着色念的叶雄,真是绝配,全都节操碎了一地。

    “表姐,你说姐夫以前会不会是杀人犯,强奸犯,或者江洋大盗?”唐宁支起脑袋思考,自言自语:“强奸犯肯定不会,我这样如花似玉的美女,在别墅里他都没产生歪念,这个猜测可以取消。杀人犯应该也不会,就他那雄样,虽然不是好人,也不至于杀人。至于江洋大盗,他那么有气质,就算是犯罪,也是高智商份子……”

    “就他还有气质,得了吧!”杨心怡鄙视。

    “他当然有气质了,你别看他表面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懂得东西可多了。男人的气质,是文化见识技能堆砌起来的,你瞧姐夫,煮个粥都比人家煮鲍鱼好吃;打个架,一个打十几个,那英语说得比那些死老外还流利。杜月华的酒店被他带起了色,这说明他有很好的管理能力……你自己想想,这么多优点在一个男人身上出现,他有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吗?”唐宁绘声绘色地说道。

    杨怡沉默了,她没想到自己跟他相处了这么久,都没发现他身上那么多优点。

    反而,唐宁跟他相处的时候不长,看得比她还透。

    她这个当妻子的,是不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

    “表姐夫这人啊,表面上挺潇洒的,其实内心世界没人知道。就像刚才下车那一幕,那落寞之中带着沧桑的表情,真是帅爆了。”唐宁越说越激动了。

    “得了,他有你说的那么好吗?”杨心怡打断。

    “当然了,我猜表姐夫出身肯定不简单,就算出身简单,经历也不简单,不然身上不可能散发出那么吸引人的气息。”唐宁感慨,拳头握了起来:“天啊,为什么我要在表姐结婚之后认识他呢,真是造孽啊!”

    啪!

    一巴掌直接甩在她脸上,杨心怡怒道:“你再罗嗦不停,下一巴掌就拍你嘴上。”

    “你敢打我,我泡表姐夫去,撬你墙角。”唐宁哼哼道。

    的士车在路上行走。

    “师傅,北山公墓。”叶雄吩咐。

    “兄弟,去北山公墓拜祭吧?”司机笑道。

    “是的。”

    “北山公墓可是风水宝地,龙脉啊!一座墓比三环一座房子还贵,能在那里买得起墓的人,身家皆是不简单。”司机是个话唠,开口搭讪。

    “哦。”叶雄淡淡地说道。

    “我听兄弟口音,是京城人氏吧?”司机问。

    “你猜。”

    “你这口音虽然改变了,但是京都说话的方法没变,停顿啊,用字习惯,都跟京城的习惯差不多,我猜你啊,很可是出身在京都,后来搬出去住了吧?”

    “我确实在京城出身。”叶雄不能不佩服。

    进特殊部队之后为了掩饰组员的出身,全都训练过口语发音,纠正口音,叶雄自信可以骗过高明的语言学家,没想到会被一出租车司机给看穿了。

    果然是高手在民间。

    “我在京城,出租车开了二三十人,什么人没见过,什么话没听过,这点难不倒我……”司机被赞了之后,似乎找到知音,开始大吹特吸起来。

    叶雄实在受不了他的罗嗦,喊道:“师傅,能不能开一下收音机,听一下新闻?”

    “没问题。”

    总算清静了。

    “本台记者报到:京城十大首富之一的叶远东,近日会在江海集团总部举行一场旷世的珠宝展览,界时会有各种顶级的珠宝会展出,其中就包括亚洲之星,海洋之心,等顶级的珠宝,最著名的莫过于英女皇女儿爱丽丝的订婚戒指,堪称世界上最珍贵的珠之一……叶远东表示,这次得到英女皇爱丽丝小公主的赞助,会让京城的珠宝事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这年头啊,真是有钱的人,越有钱,穷的人越穷。”司机听完新闻之后,无比感叹:“真不明白叶远东一把年纪了,还搞这些东西干嘛,他的钱,一辈子数也数不清,也不知道最后便宜那些王八蛋。”

    “他不是有个儿子吗?”叶雄问。

    “他前妻是有个儿子,但是死了,好像是去当兵,执行任务死的,我就不明白,那个老头子怎么想的,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继承,宁愿送他当兵送死。现在好了,二婚娶的女人,生了两个都是女儿,想找个传人都没,最后不知道便宜那些女婿了。”

    “他这是活该。”叶雄冷冷道。

    “没错,他就是活该。”司机仇富地骂道。

    “他第一任妻子,不是还有个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的是叶洋洋吧,她现在好像在京城高中读书,不过好像没什么地位,据说经常被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欺负……”司机说道。

    “师傅,到了。”

    车子停了下来,叶雄在公墓门口,买了一束百合,走了上去。

    日落的余辉,洒落墓地上,到处一片金黄。

    徒步朝母亲墓碑走去。

    远远的,墓前一道娇小玲珑的身体站在那里,看到那似曾相识的身形,叶雄浑身一颤,瞬间就眼泪婆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