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169章 算账

章节目录 第169章 算账

    作为江海集团的董事长,叶远东觉得有必要亲自处理好这件事情,不然的话,可能会落人把柄,所以把叶同同跟唐宁叫了上去。

    唐建军见唐宁一来就闯祸,愤怒地从人群之中冲出来,准备将她带下去。

    唐宁把手一甩,说道:“又不是我犯错,是她打我在先,我为什么要怕她。”

    唐建军正想发作,杨月如一把拉住他,说道:“让她去吧,唐宁虽然任性,是非黑白还是分得清楚的。”

    唐建军哼了一声:“你生出来的好女儿。”

    “说得你好像没份似的?”杨月如白了他一眼。

    这句话,直接让唐建军败退了。

    场下的人,都围了过来,准备看事情发展。

    传闻江海集团的董事长叶远东最是铁面无私,他们都要看看,他怎么解决这样事,而且这其中,还有她的女儿。

    “为什么要打架?”叶远东问。

    长年处于高位,形成了叶远东不怒而威的外表,加上那冷冷地声音,顿时让周围的声音全部都静了下来。

    “是她打我先。”唐宁指着自己脸上的指痕,怒道:“这狗生的娘们刮了我一巴掌,你们看,我脸都红成这样子了。”

    听到她这样骂人,董旋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注意你的语言,还有没有素质?”

    唐宁哼了一声,没理会她。

    这两天,唐宁跟叶洋洋一块玩,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安静又单纯的女孩,整天逗她玩,粘着她不放。想起这些年,叶洋洋被叶同同欺负,她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为叶洋洋讨回公道,出一出这口恶气。

    当然,她敢胆这么做,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有那无所不能,战斗力爆表的姐夫在做靠山。

    话说回来,姐夫怎么还没出现,搞死这臭婆娘。难道他还想像拍电影一样,找个最关键的时候,闪亮登场?

    “同同,她说你打她在先,有没有这回事?”叶远东严肃地问。

    “她骂人,污辱我妈是****,偷汉子……”叶同同回道。

    “同同,不许胡说。”董旋目光闪电般落到唐宁身上,气愤地说道:“小姑娘,我好像没那里得罪你,用得这样诬陷我吗?”

    “我没这样说过,是叶同胡说八道。”唐宁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你明明说了。”叶同同急道。

    “我没说。”唐宁果然否认。

    “你就是说了。”

    “我就是没说。”

    “你还敢不承认?”

    “我承认什么?”

    “你骂我妈了。”

    “我骂她什么了?”唐宁大声质问。

    “你骂我妈是****,偷男人。”叶同同愤怒地吼道来。

    唐宁阴谋得逞地笑了。

    “我可没骂过,反而是你,骂了两次你妈是婊.子,偷汉子,看来你对你妈意见蛮大的。”

    周围的客人,听到这里,全都忍不住笑了。

    嘲笑叶同同蠢笨的同时,也被唐宁的幽默跟机智征服了,目光刷刷地落到她身体上。

    当然,最征服他们的,是她那漂亮的童颜跟那巨大的胸部。

    童颜巨.乳啊,哪个男人不喜欢,哪个女人不羡慕?

    “行了,别在这里丢人了,都下去吧!”

    董旋从两女的一轮交锋之中,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同同绝对不是眼前这个鬼灵精的对手,再吵下去,只会更加丢人,所以及时制止。

    当然,这仇她以后会慢慢报,自己的女儿,绝对不能吃亏。

    叶远东也觉得丢人,挥了挥手,说道:“小孩子不懂事,都下去吧!”

    叶同同窝了一肚子火,只是爸妈都出声了,她只好暂时忍下这口气,狠狠地瞪了唐宁一眼,准备下去。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唐宁拦住了她。

    “叶同同,你打我一巴掌,我撞破你的头,这笔账算是打和了,但是还有笔账,我得跟你算算。”

    刮一巴掌跟撞破脑袋,谁吃亏,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妞居然敢说打和。

    周围的人,都服了她的脸皮,都在暗暗猜测她到底是谁?

    场下,杨心怡满头黑线,她怎么感觉,唐宁的德性越来越像叶雄了。

    那家伙,真是个大染缸啊!

    “唐宁,你别得寸进尺了,我已经是吃亏了,你还好意思跟我算账?”叶同同怒气腾腾。

    “自然不是我的账,而是你这些年,欺负我好姐妹的账。”

    唐宁突然朝场下招了招手,喊道:“洋洋,上来,把你这些年受的委屈,全都说出来,让你这所谓的爸爸听听,叶同同是怎么在学校欺负你的?”

    听到这里,叶同同顿时吓了一跳。

    场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叶远东的前妻女儿,那名据说没什么地位的女孩子身上。

    “上来啊,怕什么,昨晚不是说好了吗?”

    见洋洋非常不争气地躲在角落之中,唐宁从台上走了下来,将她拖着走上去,说道:“你再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着,只会让人得寸进尺,被人欺负一辈子。”

    “这里是珠宝展览会,不是游乐场,没时间让你们胡闹。”董旋也知道一些叶同同欺负叶洋洋的事情,害怕曝光,连忙喝道:“保安,把这两个胡闹份子,带下去。”

    两名保安正想上前抓人,唐宁大吼道:“慢着。”

    她的目光,落到叶远东身上,怒道:“叶董事长,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这个亲生女儿,到底在学校受着什么样的对待吗?”

    “带下去。”董旋怒吼。

    “慢着!”叶远东大手一挥。

    他走过去,怜爱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叶洋洋,轻轻地说道:“洋洋,你是不是有什么委屈,尽管说,没人会阻止你。”

    血浓于水。

    叶远东对自己这结发之妻女儿的感情,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他并像外面传言的那样冷血。

    相反,他还很关心她。

    只是,自从妻子死了之后,叶军被他调去部队压性子,洋洋整个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仿佛得了抑制症。

    平时在家一句话也不说,性格变得非常内向,从来没有跟他有过感情交流。

    他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需要什么,他读不懂。

    洋洋说搬去学校住,他以为她还在恨自己,以为她去学校能开心一点,所以他就同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女儿居然在学校被人欺负。

    叶远东不说还好,他一说,叶洋洋的眼泪就像小溪一样,哗哗地流了下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落泪的场景,让叶远东一阵揪心。

    唐宁顿时急了:“洋洋,你不说,我帮你说。我唐宁在此发誓,我一会我说的话,有半点添油加醋,罚我一辈子没男人要。”

    发完毒誓之后,赢得信任之后。

    唐宁一把抓住叶洋洋的手,将她手臂上的袖子挽了上去,指着上面三个被香烟烫过的疤痕,对叶远东说道:“叶董长,你知道洋洋身上这三个疤,是怎么来的吗,是叶同同,亲手用烟头,一个一个烫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