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202章 阮经洋的身份(二更)

章节目录 第202章 阮经洋的身份(二更)

    “阿雄,是你。”

    杜月华非常激动,她很想给叶雄一个拥抱,但是罗薇薇在身边,她又不太好意思,所以只能用一双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双目含着柔情。

    “华姐,怎么出这样的事情,你也不告诉我?”叶雄没顾忌那么多,走过去想抱住她。

    杜月华连忙躲过,红着脸说:“悠悠在里面。”

    “你们好好聚聚,我出去一会。”罗薇薇说完,转身离开了。

    转身那一刹那,罗薇薇脸上露出从没有过的悲伤。

    自己喜欢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很心塞。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大步离开

    “妈妈,雄叔叔来了吗?”悠悠高兴地叫了起来,从里面冲了出来。

    “叫叶叔叔,来,叶叔叔抱一下。”叶雄哈哈笑。

    “我喜欢叫雄叔叔,熊就要有个熊样!”悠悠学着动画片子里熊大的声音,一本正经地说。

    “好吧,雄叔叔就雄叔叔,只要悠悠喜欢,叫什么都行,哪怕叫爸爸,也行。”叶雄说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那我就叫你雄爸了。”悠悠望着妈妈,问道:“妈妈,雄叔叔要当我爸爸,好不好?”

    “别听你叶叔叔胡说八道。”杜月华骂道。

    “雄叔叔,你太没用了,想当我爸爸,得闯过我妈妈这一关啊!”悠悠像个小大人一样,教训着。

    叶雄忍不住被她逗乐了。

    三人聚了片刻,叶雄说道:“悠悠,我跟你妈妈聊点事情,你自己去玩好不好?”

    “我不。”悠悠不答应。

    “你在这里,我怎么好意思问你妈妈,同不同意让我当你爸爸?”叶雄笑着问。

    悠悠歪脑子想了一下,说道:“那我去找盼盼玩了,你们慢慢商量。”

    说完,她跑了出去,将房间门关了起来。

    “盼盼是隔壁一位女孩,也是目标对象,悠悠经常过去玩。”杜月华解释。

    她的目光幽幽落在叶雄身上,欲言又止,那浓情的模样,让雄心里一愀。

    叶雄走过去,将她抱住,说道:“华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悠悠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的。”

    “你不是跟杨心怡去京城吗,我怕你分心,所以没有告诉你。”杜月华回道。

    “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对我最好的女人。”叶雄摸着她的头发。

    “阿雄,我想要你……”杜月华动情了,心里扑通跳,在他耳边细语:“把房间门关上。”

    叶雄把她抱起来,将房间门反锁上,然后把她顶在门口,跟她热情地激吻起来。

    再次相遇,思念化成熊熊烈火,彻底淹没了杜月华。

    两人就站在门边,激烈发泄着重逢后的思念。

    十几分钟之后,杜月华不知道丢了几次,死死地抱着他,脸上是潮红的余热。

    “你怎么还没出来?”杜月华奇怪地问。

    都被罗薇薇榨光了,还怎么出来?

    “你舒服就好。”叶雄有些惭愧。

    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了,他压力也越来越大。

    无论是杨心怡,还是杜月华,还是罗薇薇,这每一个女人,他都不想放弃,因为他对她们,全部都付出了感情,而不是仅仅为了得到她们而已。

    “是不是在外面偷吃过,从实招来?”杜月华捏着他的鼻子。

    “没有。”叶雄回答有些心虚。

    杜月华叹了口气,她是成熟的女人,是过来人,怎么不会知道叶雄这情况的原因。

    但是她不在乎。

    她是一个已婚的女人,能得到得叶雄的爱,已经足够了,她不敢奢望太多。

    杜月华抱着他,幽幽道:“只要你心里记得我,我就满足了,哪怕你身边有再多的女人,我都不会乎,我只要能在你心里的角落之中,有一丝地位,就满足了。”

    “华姐,你真好!”

    两人温存了片刻,整理好衣服,坐回沙发上。

    “华姐,以前阮经洋还在的时候,时常出差吧?”叶雄突然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杜月华奇怪了。

    在以前,叶雄从来不过问她死去丈夫的事情。

    “回答我。”

    “他是经常出差,但是不定时,有时候一个月三四次,有时侯一个月一次,有时候几个月才出一次。”杜月华如实回道。

    “去多久?”

    “有时候两三天吧,有时候一个星期,最长的一次,是差不多三个多月。”杜月华说完,叹了口气:“我见他整天在外面奔波,挺辛苦了,在时候真想他抛开外面的生意,什么都不管,过自己的日子。可是他总是说,男人以事业为重……”

    三个月那次,应该就是一年前,跟另外三名情报科特工出去调查那名被国外特务策反的科学家那次。

    那次的任务,就是为期三个月。

    从杜月华的描述之中,这分明就是一个特工的日常生活。

    “华姐,如果有一天,你发玩阮经洋没死,你怎么办?”叶雄认真地问。

    这个问题,叶雄问过两次,上一次他只是随便问问。

    当时杜月华还开玩笑地说,两个男人都要,一个一三五,一个二四六,星期天休息。

    现在叶雄重新问这个问题,还这么严肃,她当下就有点怀疑了。

    “阿雄,告诉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杜月华紧张地问。

    叶雄想了一下,决定跟她说出事情真相,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作为阮经洋的妻子,她有权知道他丈夫的事情。

    “我不确定你丈夫是不是真的死的,但是我有一点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他并没有在车祸之中丧生。那次车祸,只不过是他所在的当局,掩盖他失踪的一次假象。”叶雄认真地说。

    “什么?”

    杜月华整个人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经洋他真的没有死?”

    看着她激动的模样,叶雄就知道,她对自己的丈夫,一直都没忘却过。

    毕竟那是结婚六七年,一起生活的丈夫,而且还生了女儿。这些感情,不是说忘记就忘记的。

    “我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活着。”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杜月华泪眼模糊地问。

    “他的真正身份,是华夏情报科的一名特工,在一次任务之后,他失踪了。”叶雄说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