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252章 小鸡还是鸡套?

章节目录 第252章 小鸡还是鸡套?

    杨心怡坐在沙发上,小白白躺在唐宁怀里,一人一狗,偶尔看一下对方,目光中都是火焰。

    看着杨心怡那模样,叶雄忍不住笑了。

    “心怡,你一个大人,跟一只狗较什么劲,还耍脾气呢!”

    “就是,小白白不就是一只狗吗,它又没招你惹你,用得着对它那么深仇大恨吗?再说了,它可是表姐夫千辛万苦,从苗疆带回来的,你说扔就扔,这是不是太没人性了?”唐宁附和。

    “我又没让你扔,只不过是让你们在别墅外面找个地方给它住,别让它进入别墅里面,这个要求不过份吧?”杨心怡道。

    “这样吧,大家退一步。”

    叶雄想了一下,说道:“明天,我在外面建一个漂漂亮亮的狗屋,晚上小白白就在那里住,白天嘛,可以在别墅里面,但是只限于一楼,二楼不许上去,这样好不好?”

    唐宁跟杨心怡都没话,小白白也没说话,对了,它根本就不会说话。

    “既然大家没意见,就这样决定了,以后人跟狗之间和平相处,共建美好家园。”叶雄笑道。

    总算将矛盾解决了,但这只是暂时,以后肯定还有摩擦,看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行。

    要解决问题,首先要让杨心怡重新接受小动物,将她心里以前被狗抓过的阴影去掉。

    回房间之后,叶雄迫不及待地将九宫迷宫步手册拿出来。

    九宫迷踪步的厉害,叶雄已经从骷髅身上试过,厉害程度,不用说他也知道。

    叶雄开始研究起来。

    四九二

    三五七

    八一六

    简单的九个数字,就是九宫迷踪步的本源。

    每一个小格,又分为九格,也就是九九八十一步。

    在九宫图之中,五为敌,其余八格为己。

    修炼方法,就是围绕着五字,究极研究,用奇妙的步法将对方死死困住。

    小册上说,修炼至最高,能在五字周围,形成八道残影,仿佛八个在战斗,形成八面攻击。

    这小册也太夸大,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练出八道虚影,练出一道虚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根本就是吹牛皮。

    吹牛归吹牛,这九宫迷踪步,也称得上变化莫测,犹其适合近身战斗。

    用笔在地板上划了个九宫图,正间五字竖着一个衣架,叶雄开始对着衣架,按照小册的步法,练习起来。

    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非常困难。

    因为这九宫迷踪步,对修炼者本身的素质要求太高了,对身体的负荷极大。

    简单的例子,从一宫到六宫,平常至少要走两步,但是在九宫迷踪步之中,不能两步,只能一步半。所谓的半步就虚步,也就是说,脚尖必须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以极快的速度跨步,这一点,对脚尖的要求非常高。

    若非高手,恐怕这一小步,脚趾要断了。

    这九宫迷踪步,对于高手来说,是至宝,可以提高一个水平,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比一本破拳谱都不如,因为根本就没法旋展。

    叶雄飞快地变化着身子,越是练下去,越是激动。

    因为他发现,这真是一门让人神奇的步法。

    这一练,他把什么都忘记了。

    却说对面房间。

    杨心怡洗澡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很奇怪,为什么这两天晚上这么平静?

    昨晚他回来,自己睡着了,他乖乖去隔壁房间睡。今天晚上,他回来之后,呆在那边,也没过来。

    换在以前,这家伙恨不得每晚粘在自己房间,赶都赶不走,还要抱着自己,把自己上身摸了个遍,赚尽便宜才肯睡。

    这家伙,是不是转性了?

    还是从苗疆回来,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性格有点变了。

    或者,他去杜月华那里回来,发泄过了?

    杨心怡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女人就是这脾气,以前叶雄跟她一起睡的时候,她吓得要死,害怕他把自己那啥那啥,现在他没要求了,她反而不自在。

    不会因为那名狗的事情,他生自己的气了吧?

    还是自己拒绝他的要求太多了,伤了他的自尊心?

    杨心怡心乱如麻,很想去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跟自己一起睡?

    她拿着手机,想拨出去,又怕这个家伙顺着秆子往上爬,以为自己打电话给他,就得瑟。

    “不过来睡就不过来,谁稀罕。”

    杨心怡盖过被子睡觉,但是怎么睡都睡不着,她觉得,今晚恐怕要失眠了。

    叶雄修炼得如痴如醉,仿佛又回到了在部队训炼时候那种感觉。

    等身体感觉有点累了,他看了下时间,发觉不知不觉间,已经凌晨三点多钟了。

    男人啊,把精力发泄露出来,什么**都没有了。

    叶雄回来的时候,被安东儿点燃的**,还想回家找老婆解决一下,谁知道这一番修炼,让他累得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澡都没洗,直接躺地板上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叶雄醒来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人了。

    还有只狗。

    桌子上,写着一张纸条,唐宁留下的。

    “表姐夫,今天记得帮小白白建狗屋,中午的时候,记得喂小白白,一定要记得,饿着了它,我唯你是问,我上学了。”

    这个唐宁,现在她心里,自己连小白白都比不上了。

    吃完早餐之后,他去外面找了红砖跟几包水泥,在别墅的草地上亲自帮小白白彻了一间几平方米左右的狗屋。

    由于水泥还没干,暂时没有装修,搞完之后,已经是中午了。

    喂小白白一顿牛肉之后,叶雄打电话问杜月华在哪,得知她在酒店之后,带上骷髅留下的那份写着杜月华亲启的封件,朝酒店而去。

    正是晚饭时间,杜月华,王童,王舒,小梅,还有酒店的几个高层正在一起吃饭。

    见到过来,王童连忙站起来:“雄哥,快,坐这边?”

    他将杜月华身边,挪出一个位子,让叶雄坐下来。

    “当了阵子酒店经理,越来越滑头了。”叶雄指着他笑骂。

    “这不是滑头,叫进步。”王童说道。

    “小梅,已经看到肚子了,多大了?”叶雄指着小梅那微微隆起的腹部,笑着问。

    “五个月。”小梅回道。

    “拍过没有,是小鸡还是鸡套?”

    “你恶不恶心?”杜月华白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