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349章 毒(一更)

章节目录 第349章 毒(一更)

    **碰撞的声音响起。

    吴丽珍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这辈子,丈夫就是她的天,她的地,他想要怎么样,她从来没拒绝过,因为她觉得,能嫁给慕容风这样的男人,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自己的模范丈夫会做出这样变态的事情。

    突然间,她脸色大变,因为她察觉出不同的感觉。

    丈夫的身体,绝对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风哥。”吴丽珍大叫。

    哈哈哈!

    百变放肆地大笑起来。

    “现在才发现,是不是有点迟了,不过也没关系,我肯定比你男人厉害,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自己。”

    百变依然不停地动着,更加用力。

    突然,他惨叫起来。

    吴丽珍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直接咬下一块肉,鲜血淋漓。

    百变疼得大叫起来,趁此功夫,吴丽珍挣脱,远远跑开。

    “臭三八,敢咬我。”

    百变追过去,将吴丽珍扑在地上,左右开弓,狠狠抽了几巴掌,直到把她打得晕头转向,这才再次进入她的身体,疯狂地抽动起来。

    “******这个三八。”

    吴丽珍不停地惨叫,那声音让慕容如音心如滴血。

    只可惜,她的手脚全都被绑住,根本就没办法挣脱。

    突然,她的目光落到桌面上,那里有一瓶黑色的液体。

    慕容如音学医,对毒涉猎极多,这一瓶毒液,见血封喉,是致命的毒药。

    原本在等死的慕容如音,生起了活命的念头。她看到,母亲被****的时候,在百变的肩膀上,咬了一个伤口。

    只要将毒吐在那里,他只有死路一条。

    趁百变****母亲的时候,慕容如音挣扎爬起来,用口刁起那个瓶子。

    可惜,用嘴根本就没办法扭开瓶带。

    慕容如音灵机一动,将瓶子夹在双腿间,用嘴咬开毒液瓶盖,然后用嘴含住毒液,下床朝百变跳过去。

    看到慕容如音跳过来,百变一边都不担心,反而淫笑道:“看到我上你妈,是不是觉得很兴奋,很快就轮到你了,等我把你妈妈弄得欲死欲仙,再轮到你。”

    百变正想将慕容如音推开,突然慕容如音扑过来,嘴里一口黑液喷在他的肩膀上。

    感觉到脖子上一鼓麻麻的感觉,百变大惊,连忙跳起来,愤怒地吼道:“你给我喷的,到底是什么?”

    “去问阎王爷吧!”慕容如音脸色阴森。

    百变抡起手,正准备给慕容如音狠狠一巴掌,突然发觉手脚发麻,然后是脚。

    心脏一鼓心绞痛,不到一分钟时间,他就倒在地上,全身抽搐,死得不能再死了。

    慕容如音拼命地吐口水,将嘴里残余的毒吐掉,害怕有残留。

    这种毒,以血液为媒界的,只要嘴里没受伤,就算含住,也不怕。

    “妈,快点把我放开。”慕容如音急道。

    吴丽珍这才反应过来,走到桌子之前,掏出一把剪刀,将绑住慕容如音的绳子剪断。

    松开之后,慕容如音飞快地跑到洗手间,用水将嘴里的毒完全清除这才走了出来。

    刚走出来,眼前的一幕,让她愤怒地大吼起来。

    只见妈妈倒在地上,手腕割开。

    黑色的毒液,正慢慢渗露进血液里。

    “妈,不要。”慕容如音大叫起来。

    “女儿,对不起了。”

    吴丽珍的身体,倒了下去。

    三辆车子朝y市而去。

    一路上,有两波人搞突击,都被叶雄跟无妄搞定了。

    花了两个半小时,车子终于到了慕容家。

    “快进去,看看如音跟丽珍怎么样了?”慕容风急道。

    叶雄点点头,抽出匕首冲了进去。

    大厅里,一个脸上蒙着头罩,看不到面容的女人坐在那里。

    她身边的地上,躺着一男一女,男的长得跟慕容风一样一模,全身发黑;女的长得花容月貌,只可惜,半边身体已经发黑。

    两人的症状,一看就知道中毒身亡。

    “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

    “我们是龙组的,护送慕容风先生回来。”

    慕容如音整个人站了起来,冲了出去。

    见慕容风被人扶过来,她连忙冲上去握住他的手,急道:“爸,你脚怎么了?”

    “一言难尽,进去再说。”

    慕容风进来,见老婆的身体倒在地上,整个人呆住了。

    “妈妈知道这个家伙是假的,向他下毒,两人同归于尽了……”慕容如音低声轻泣地诉说。

    顿时,周围处于一片悲哀之中。

    ……

    这些家事,叶雄不便处理,带着一行手出去,让慕容风跟女儿单独聚聚。

    走出院子,坐在石凳上,他不得暗暗叹了口气。

    没想到,自己一行火速赶来,还是慢了一步。

    所幸的是,慕容如音没事。

    “主人,我刚才看了一下,那假慕容风脖子上有个牙印,毒似乎是从那里进去了,而那个吴丽珍,手腕上有个伤口,毒是从那里进去的。”安乐儿说道。

    “你想说什么?”

    “慕容如音分明就在撒谎,假慕容风根本就不是吴丽珍毒死的。”安乐儿说道。

    “慕容如音掩盖事情真相,肯定有她的原因,有时候真相是很残酷的,知道越多,反而越不好。”叶雄说道。

    “主人,你可真乐观。”

    “不是我乐观,而是家家都有本难忘的经,不为外人道也。”

    正在这时候,叶雄发现,端木玲珑正在一株树下,傻傻地坐着,整个人陷入呆傻状态。

    他想了一下,走过去,站在她身边。

    端木玲珑扭头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有什么可以跟我说,我可以成为你的倾听者,说出来会舒服很多。”叶雄说。

    “我突然之间觉得很迷惘,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端木玲珑难过地说。

    “不敢面对的,应该是你父亲,他才是做了亏心事的人。”

    “他毕竟是我父亲。”

    “一个连自己女儿都派人杀的人,有姿格当父亲?”

    “他是被迫的,我不相信他会派人杀我,肯定是那个兽组织首领,他派人做的。”

    “就算不是他派人做的,那他为什么不阻止,任由别人杀自己的女儿?”

    “也许他有不得已怕苦衷。”

    “无论怎么说,都掩饰不小他的懦弱本性,为什么他就不能像慕容风一样,像个真正男子汉?”

    被叶雄一说,端木玲珑沉默了。

    叶雄跟他的看法,一模一样。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