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第0400 伤心(二更)

章节目录 第401章 第0400 伤心(二更)

    “如果我死了,你会开心一点,你就撞吧!”叶雄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杨心怡知道他会武功,不管他,脚下踩油门。

    原本以为,他会躲开,哪知道他根本就不躲,被车子直接撞飞出去。

    还好她刹车够快,不然的话,车子要从他身上辗过去。

    “你疯了,为什么不躲?”

    杨心怡急忙下车,看着躺在地上的叶雄,激动地骂道。

    “你都不给机会我解释,我干脆死掉算了。”叶雄耍起无赖。

    “求求你……让我冷静一下,你再逼我,我要哭了。”

    杨心怡一抹泪水在眶里打转,伤心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那悲伤的模样,说不出的可怜,看得叶雄心疼不已。

    原本他觉得,就算跟萧芳芳之间玩玩暖味,并没什么。

    那个男人不犯贱?

    他从来没想到,会给杨心怡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心怡,你听我解释。”

    如果不解释清楚,她不知道要难过多久,叶雄急道:“我跟芳芳之间真的没什么,完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如果你不是心虚,为什么要开车躲着我,你分明就是你做贼心虚。”

    “我这不是害怕你误会,所以才躲起来嘛!”

    叶雄见她不相信,遂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清楚,包括两人一起上省城,遇到危险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无论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你。”

    “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说谎。”

    “誓言如果能灵验,你早就九雷轰顶了。”

    叶雄:“……”

    他总算明白,什么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我真的没骗你。”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杨心怡越说越激动,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你跟芳芳在同一间别墅过夜,孤男寡女。你见到我像老鼠见猫一样躲着,芳芳见到我如履薄冰,话都不敢多说。她还穿着睡衣,连内衣也没穿,如果你们没关系,她能穿成那样?”

    “她压根就没让我进家,我在车上睡了一晚上,不相信你话,你看看我这样子。”

    叶雄指了指自己那身脏兮兮,浑身散发着臭汗的衣服。

    “就我这模样,萧芳芳愿意跟我偷情?”

    “谁知道你会不会故意换一身脏衣服来骗我?”

    不过,她的语气分明缓了一些,没先前那么激动,似乎有点相信了。。

    “脏衣服可以换,身体不能造假吧,你看看,我现在浑身臭汗,洗过澡跟没洗过澡的身体,你能分辨得出来吧,不信的话,你过来摸摸。”叶雄趁热打铁。

    “谁摸你的身体,滚开。”

    “老婆,我真的没骗你,我跟萧芳芳之间清清白白,啥都没发生过。我知道你对这些最反感,所以一直不敢乱来,就算有贼心,也没有贼胆啊!”

    “你的意思,是有心哦!”杨心怡刚平静下去的心情,又要爆发了。

    叶雄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话。

    “我这不是打个比喻吗,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杨心怡回到车子里,准备绕过他离开。

    “老婆,你就这样扔下我不管了吗?”叶雄急道。

    “打电话给萧芳芳,让他送你去医院,叫杜月华,罗薇薇也行,反正我以后是不会管你的死活。”杨心怡倒转车头要离开。

    叶雄眼珠子一转,突然捂住自己的腰,大叫起来。

    “唉哟,疼死我了,腰断了。”

    “说不定是内出血。”

    “也说不定是骨断了,疼死我了。”

    叶雄捂住腰,在地上滚来滚去,一副死去活来的模样。

    那模样,怎么一个逼真了得,可以去领影帝奖了。

    杨心怡见他那模样,不知道真假,留又不是,走又不是去,气得又想哭了。

    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公司总裁,平时冷傲无比,高高在上,被这家伙弄哭了多少次了?

    上辈子造什么孽才认识这个混蛋。

    “唉哟,疼死了我。”

    “我老婆要守活寡了。”

    “就算没死,腰断了怎么办,以后不能愉快地啪啪啪了,这可怎么办?”

    杨心怡本来还有点相信他的话,毕竟刚才开车很快,撞起来的时候也很重,但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就不相信了。

    一个被车撞得要死的人,还能说出那么没节操的话?

    “你慢慢装吧。”

    杨心怡说完,车子在绕过他,呼啸而去。

    “老婆,你别走啊。”叶雄大声喊道。

    可惜,车子早就不见踪影了。

    “有多风流,就有多落魄,老婆好像非常生气,这可怎么办?”叶雄非常头疼。

    正在这时候,萧芳芳打电话过来。

    “找到心怡没有?”

    “在家搬东西,回娘家。”叶雄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胸大无脑的女,居然不知道楼梯窗可以看到别墅后面,被她害死了。

    “解释清楚没有?”萧芳芳急问。

    “解释半天,可能有七八成相信,但就是不肯原谅我,幸好昨晚我没进你家洗澡换衣服,不然的话,就是跳进太平洋也解释不清楚了。”

    “你觉得,我有可能让你这种下半身牲口进我家吗?”萧芳芳没好气地说。

    “我这边尽力了,轮到那边了,解释的时候,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全都跟她说清楚,我不敢再说谎了,说了一个谎言,又要另一个谎言去填补,实在是太痛苦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其它的事情都可以说,一件事情不可以说。”叶雄严肃地提醒。

    “什么事情?”

    “就是早上你穿睡衣,没穿内衣****我的事情。”

    “去死。”萧芳芳破口大骂。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这么没节操。

    接下来,叶雄时不时打杨心怡的电话,她一直都没听电话。

    叶雄知道她气没消,准备晚上回去安慰一下。

    心伤跟刀伤一样,需要时间痊愈的。

    接下来,叶雄开车回猎人公司,刚刚进入公司,就被何梦姬拉到了办公室里。

    “有什么事情,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