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05章 第0404我是不是很贱?(二更)

章节目录 第405章 第0404我是不是很贱?(二更)

    杨定国这才望着杨心怡,说道:“今天叫你来,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后天是苏震天的六十岁大寿,他跟我有些交情,邀请我去参加,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杨定国语气缓了一些。

    杨心怡不知道爸跟京城的苏家还有关系,以前没听他说完。

    本来她还想问清楚,但是跟父亲闹了不愉快,就没有心思了,只想早早离开。

    “我又不认识苏家的人,你跟妈妈去就行了。”

    “不去怎么认识?”

    “我没空。”

    “没空也得去,这是大事。苏家是京城大鳄,这次认识一些人,对你以后的生意,有很大帮助。”

    “京城离这里十万八千里,能有什么帮忙。”杨心怡嘀咕。

    “你不准人家来这边投资?”杨定国又要发火了。

    赵丽贞连忙打断他,对杨心怡说道:“听你爸的,就当去玩玩。”

    “杨小姐,老夫在京城认识不少人,其中有一些也去其他地方投资,也许有人看中江南这地方也说不定,再说了,就算没合作,认识几个人,也是好的。说不定能遇上个如意郎君呢!”江庭笑道。

    “江叔叔,我已经结婚了。”杨心怡提醒。

    “你不是已经离婚了吗?”江庭奇怪地问。

    江庭调查杨心怡时候,委托公安局的人去查一下叶雄,不查不知道,一查之下,才知道她已经离婚了。

    当然,离婚的事情,杨定国夫妇一直都不知道。

    “什么,离婚了?”杨定国脸色大变。

    他刷地站起来,厉声喝道:“心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心怡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你不是搬去他家住了吗,怎么又离婚了?”杨定国见她不说话,目光落到江庭脸上,急问:“江老,她什么时候离的婚。”

    “几个月了,我以为你们知道,没想到……”江庭十分尴尬。

    听到这里,杨定国悖然大怒:“杨心怡,你跟他离了婚,居然都不告诉我们,你还有没有把爸妈放在眼里?离婚了,你居然还住在他家里,你还有没有廉耻,我都被你气死了。”

    杨心怡崩着脸,一直都不说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我早就说他不靠谱,你不相信,现在知道错了吧,你这是想气死我们吗?”

    “怎么不说话了,没脸说话是不是,我告诉你,马上离开他家,以后不许跟他见面。

    “这个混蛋,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杨定国不停地骂道,情绪激动。

    “定国,你别激动了,忘记你高血压了,上次住院的事情,还不怕吗?”赵丽贞连忙劝道。

    杨心怡下唇紧紧咬着,一抹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被她忍住了。

    就算是再委屈,她也不会在父母面前露出怯懦的一面,这是父亲从小教她的。

    “定国,你那么激动干嘛?”旁边的江庭忍不住出声了,说道:“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你思想怎么还是那么老土,不就是离婚而已,不合适就离,这有什么?你知道现在的离婚率多高吗,我看心怡这条件,就算离过婚,一样非常抢手。心怡,这次江叔叔去京城,帮你介绍几个好男人认识。”

    “我是气她不听话,更气她做事瞒着我,离婚就离呗,她怎么就还住在他那里,那不嫌丢人吗?”

    杨心怡突然站了起来,问:“妈,什么时候的飞机?”

    “我们已经订好了明天晚上的飞机,到时候在京城逗留一天,大后天就是苏震天老爷子的大寿之日。”

    “我会准时过来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杨心怡说完,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她不想再呆下去了。

    从踏进这里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从没停过的疼。

    “心怡,等一下。”赵丽贞连忙追了出去。

    在门口,杨心怡停了下来,说:“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心怡,别怪你爸,你知道他那牛脾气,当初他就不答应你跟叶雄的事情,你偏偏不听,现在搞成这样,也难怪他不高兴。”赵丽贞叹气。

    “妈,我是大人,不是小孩子子,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你就别担心了。”杨心怡说。

    “其实这次叫你过来,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说,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赵丽贞十分犹豫。

    “妈,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吞吞吐吐做什么?”

    “算了,去京城的时候再看情况吧!”赵丽贞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她抓住女儿的手,说道:“心怡,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妈妈最宝贝的女儿。”

    说到这里,赵丽贞的眼睛红了,一抹泪水在眶里打转。

    “妈,你怎么今天怪怪的。”杨心怡奇怪地问。

    “没什么,就是有点感慨,你先回去吧,小心开车。”

    “那我先回去了。”

    杨心怡抱了妈妈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转身离开的一刹那,她的眼泪滑落下来。

    她不怪父亲,从小到大,她早就知道他的脾气,她只是恨自己而已。

    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就得到这样的下场,值得吗?

    ……

    叶雄一整天都心不在焉,杨心怡的电话又打不通,就连萧芳芳的电话也不接了,这个嗅婆娘,为了跟杨心怡合好,居然把自己给出卖了。

    早知道,当初在省城那个晚会的时候,不救她,让她被几十大汉圈圈叉叉几十遍算了。

    当然,这只是腹诽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又是一个人坐在空空落落的大厅,独守空房,那种滋味实在是太不好受。

    他突然明白,当初自己不在家,杨心怡一个人在家等候的那种心情了。

    男人都是犯贱的动物,都是失去之后,才知道后悔。

    混混沌沌过了两天,回公司的时候,那些人见到他黑沉着脸,也不敢打招呼了。

    一个员工犯了点小错误,被他破口大骂,那员工承受不住,直接跑去何梦姬那里辞职。

    何梦姬问清楚情况之后,安慰了那员工,然后走到叶雄的办公室,推开门。

    叶雄正在里面的电脑前玩纸牌,见她进来,淡淡地问道:“有事吗?”

    何梦姬将门关上,走到他面前,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问道:“这两天你的情绪很反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

    “不说工作上的事,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朋友,跟我聊聊天,你也知道,有时候,很多人是当局者迷的。”

    叶雄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何梦姬,我是不是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