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07章 第0406京城苏家(一更)

章节目录 第407章 第0406京城苏家(一更)

    “她提苏震天干什么,她只不过是陪父母过去露脸而已。”萧芳芳奇怪地问。

    听萧芳芳这样说,杨心怡很有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杨定国夫妇极有可能害怕杨心怡对亲生父亲抵触,不肯去京城,暂时没告诉她真相。

    “知道了,挂了。”

    “我还没说完呢,喂喂……”

    刚挂掉,电话又响了起来。

    “我还没说完话你就挂了电话,还有没有礼貌?”萧芳芳很不高兴。

    “还有事吗?”

    “想问问你怎么办?”

    “关你屁事。”叶雄再次挂掉电话。

    躺在床上,叶雄想了很久,觉得杨心怡这次去京城,肯定不会是小事。

    她本来已经被他弄得很伤心,如果再知道她自己是个私生女,估计受不了这个打击。

    “操蛋,萧芳芳早不说,偏偏要等这个时候说。”

    不过也难怪她,她应该也是刚刚知道而已。

    叶雄掏出电话,打给何梦姬,让她帮忙订两张最快的飞往京城的机票。

    半个小时之后,何梦姬打电话过来,最说最快的机票,也要明天晚上。

    后天是苏震天的大寿,明天晚上的机票应该还来的及,希望能在杨怡心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前,把她带走。

    ……

    京城,某座豪华别墅之内。

    客厅的八仙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全都是山珍海味,十几个菜,摆满了一整桌。

    桌旁,坐着七个人。

    正中是苏震天跟妻子关柳珍,左边是儿子苏伟跟儿媳女苗春花还有他们五岁大的儿子,右边是女儿苏月跟她的男朋友杜梵。

    苏震天六十岁,二十七岁的时侯,娶了豪门关家的掌上明珠关柳珍,利用关家的关系,创立了自己的企业,经过三十多年的拼搏,一举成为京城十大首富,排名还在关家之上。

    二十八岁生下儿子苏伟,三十岁生下女儿苏月,不为人知的是,他在三十二岁的时候,跟外面一个女人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做苏瑾儿。

    由于他当时正是事业的上升期,还要依账关家的帮助,所以尽管他非常爱外面那个女人,但是他不敢给那个女人任何名份。

    事情最终还是被妻子关柳珍知道,当时关柳珍大发雷霆,扬言要跟他离婚,让他一无所有。当时苏震天还处于事业的发展期,不敢得罪她。

    在百般羞辱之下,苏震天保证一辈子都不再见那个女人的情况下,关柳珍终于原谅了他。

    苏震天被迫跟那个女人分开,后来他才发现,那个女人怀孕了。

    在他偷偷安排下,那女的躲到了江南市,在生下女儿之后,就失踪了,下落不明。

    苏震天苦苦找了二十年,依然没找到她的踪迹。

    害怕老婆知道,苏震天让当时的朋友杨定国帮忙养女儿,起名杨心怡。

    这是苏震天一块心病,早阵子,他终于忍不住将事情跟儿子苏伟说了,并说自己就要六十大寿,这一生没什么心愿,就想认回女儿,希望得到儿子的谅解。

    没想到苏伟很大度,当着他的面保证,可以接受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们说一下。”苏震天勺了一碗汤,放到面前,淡淡地说道:“在明天的寿辰宴上,我准备跟瑾儿相认。”

    苏瑾儿的事情,苏伟早就跟妈妈关柳珍和妹妹苏月说过了。

    “不行。”关柳珍断然拒绝。

    她将筷子扔到桌面上,说道:“你认回她,我没意见,哪怕分她一部分家产,我也没意见,但是你绝对不能够在那样的场合跟她相认,难道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多了一个私生女,你不觉得这样很丢人?”

    “我就是要在那样的场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认回她,才能弥补我对他们母女犯下的过错,我苏瑾儿认女儿,一定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苏震天厉声道。

    “你这是在向人展示,你有多风流吧?”关柳珍嘲讽。

    “关柳珍,我现在是在通知你们,不是让你们提意见,你要搞清楚。”

    今时今日的苏震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在关家抬不起头的人了。以他今时今日的财力,哪怕关家也要望尘莫及。这是他打拼二十多年得来了的,他已经忍了二十多年,这时候是绝对不会再忍受下去的。

    “苏震天,你现在了不起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如果没有我们关家,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你这是恩将仇报。”关柳珍厉声说道。

    “我已经后悔当年的决定了,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伟儿跟月儿还小,我早就跟你离婚了,还能等到现在?我告诉你,还有你们,明天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呆着,谁要闹事,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苏震天说完,连饭也不吃,将筷子拍在桌面上,直接回房了。

    夫妻两人的关系,在二十多年前那场事件之中,早已经埋藏下分裂种子,这些年来越演越烈,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

    只不过是害怕别人说三道四,两人没有离婚而已。

    “苏辰天,我是绝对不允许你当那么多人的面认她的,你等着。”关柳珍大声喊道。

    “妈,你别吵了。”苏伟连忙劝道。

    “他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要认,我不拦他,他就不能私底下认,一定要在那样的公众场合,那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吗,他这样做,分明要让我没脸面,你让我这老脸给哪放搁啊?”

    “妈,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苏伟说道。

    旁边,苏伟的老婆苗春花一直没说话,就当没听见一样。

    晚上,苏伟跟苗春花回到房间里,把门锁上,走到床边坐下来。

    “苏伟,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苗春花问。

    “想让我苏伟接受外面一个野种,没门,我是绝对不会让她来抢我们苏家的财产的。”苏伟狠狠地说。

    “你有什么计较?”

    “我准备联系老段那边,在那不要脸的女人来京城之后,马上派人做了她。”

    “为什么不联系老江,以前我们的事情,都是由老江出头帮忙的。”苗春花奇怪地问。

    “你别提老江了,上次派江玉去江南警告那野种,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回来之后,对我说,以后这件事他不再插手,让我另请高明。草,江家的人什么时候变成缩头乌龟了?”苏伟骂道。

    “会不会,碰上硬茬了?”苗春花皱着眉头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