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27章 第0426 你想干嘛?(四更)

章节目录 第427章 第0426 你想干嘛?(四更)

    “还说没事,瞧你这样子,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杨月如急道。

    “我真的没事。”

    “没事的话,你站起来看看。”

    “我就是站累了,想蹲一下。”叶雄推开她,说道:“你去忙,不用理我。”

    “你肯定有问题,快站起来,让我看看。”杨月如说着,要去拉他。

    这一下弯腰,加上用力,胸晃得更厉害。

    叶雄本来就被尿意憋得厉害,再加这种喷血的情景,直接让小叶雄变成烧火棍法宝。

    如果站起来,非顶破裤了不可。

    他灵机一动,连忙捂住裆部,弯着腰跑向洗手间。

    “肚子受不了,我先上一趟洗手间?”说完,他弯着腰跑了。

    “明明肚子疼,怎么会捂住那里?”杨月如喃喃自语。

    突然,她的脸飞快地红起来,片刻就红到了脖子根上。

    杨月如是熟透的女人,思维不是一般少女能相比的,当下就猜出了个大概。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宽松的领口,很快就明白叶雄刚才为什么那样子了。

    因为胸太大,束缚起来不舒服,杨月如平时在家里总喜欢穿宽松的衣服,那样会舒服很多,但是她忘记了,家里也已有客人了。

    “小兔腮子。”杨月如骂道。

    接下来,她发觉自己有点心不在焉的,脑海浮现出各种凌乱的念头。

    丈夫已经很多年没碰过她了。

    算起来,有五六年没尝试过做真正女人了。

    心怡居然是苏震天的女儿,那就是说,她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

    听心怡说,这个家伙很花心。

    不知道为什么,杨月如发觉自己的心突然跳得很快,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身体有些发热了……

    叶雄跑到洗手间,尿了一把,总算舒服了。

    男人雄起,不一定是想女人,有可以是憋尿了。

    对于男人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两种情况撞到一起。

    叶雄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奶奶的,是不是憋得太久了?

    好不容易把尿撒完,叶雄洗了把脸,把脑海里各种没节操的思想扔掉,这才回厨房之中。

    “不知道昨夜吃错了什么东西,居然拉肚子的。”叶雄一边进去,一边说解释。

    “要不要找点药吃,家里有备用的止泄药。”杨月如问。

    “不用了,感觉应该没什么问题。”叶雄说完,四下看了一遍,问:“小姑,心怡的药粥弄好没有?”

    “在锅里热着,我这里拿给你。”

    杨月如伸手去端药粥,哪知道忘记了热,被烫了一下。

    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怎么了?”

    叶雄连忙跑过来,拿过她的手看了一下,只见手指烫得红肿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叶雄伸手到锅里,将那碗药粥拿起来,放到桌子上。

    “你不怕烫?”杨月如震惊地问。

    “我皮厚。”

    像他这样的人,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自然比一般的的承受力要强。

    “你去处理一下,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叶雄说。

    “不用处理,这点小烫伤,在厨房遇得多了。”杨月如走到水笼头边,冲洗了一下,然后在旁边站着,呆呆地看着叶雄忙碌。

    锅里的粥刚刚煮开,叶雄将肉放下去,一边煮一边说道:“煮肉粥时间很关键,在大火之后,滚一到两分钟就行了,当然,这要切的肉大小,肉片的话,放下去就可以起锅了。肉煮得久了,不但口感不好,就连营养也会挥发掉……”

    叶雄一边煮,一边对杨月如说。

    杨月如看着他,突然笑道:“我以前觉得,事业成功的男人,才是最有魅力的,现在看来,能进厨房的男人,更有魅力。”

    “毕竟入口的食物,直观感最强,而且,会煮饭的男人给女人的归属感更强。”叶雄笑道。

    “难怪那么多女人被你迷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你这人身上的优点实在是太多了。”杨月如说完,叹了口气,幽幽道:“可怜我们家心怡,爱上你这么一个男人,真是倒霉。”

    “我哪有很多女人,你别听人乱说,我就心怡一个。”叶雄断然否认。

    这种情况下,他要是承认,就是傻子。

    “哼哼,还敢否认,心怡都跟我说过了,她认识的就有两个,更别说其她那些她不知道的。”

    叶雄狂汗啊!

    心怡怎么什么都跟别人说,不但跟萧芳芳说,现在又跟小姑说,她这是让自己没法下台的节奏啊?

    难怪全世界的人,都骂自己花心。

    “小姑,其实心怡误会了。”叶雄苦着脸,说道:“我跟那些女的,只不过是朋友关系,根本就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还说没有。”

    杨月如白了他一眼,说道:“就是发生过关系的,就有两个了,你还敢不承认?”

    “没有。”叶雄打死也不承认。

    “我也不怪你,男人是什么德性我也知道。”

    杨月如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伤心的模样:“建军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到处拈花惹草,我一开始跟他吵得很厉害,后来也就麻木了,心想只要他心里有这个家,我就满足了。”

    “姑夫不是说,他很专一,从来不去外面惹女人?”

    “男人去包养女人,要让全世界知道?”杨月说完,叹了口气:“就是从吵架那时候开始,他不行了,我现在很后悔,早知道当初让他胡来算了。”

    叶雄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的事情。

    那么说,唐建军所谓的不行,很有可能不是身体上的原因,而是心理上的原因。

    “阿雄,小姑跟你说句真心话,男人有一个老婆,一个情人就够了,再多就太累了。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肯定很多女人被你迷住,如果你实在没办法抗拒诱惑,就当逢场作戏,玩玩算了,别投感情进去,不然的话,深陷进去,大家也没好处。”杨月如突然说道。

    叶雄整个人傻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都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小姑嘴里说出来的。

    难道她不知道他是心怡的老公?

    她可是心怡的小姑啊!

    刚才她这番话,可是在教坏自己,她也说得出口?

    小姑,你到底想干嘛?

    见叶雄不可思议地望着自己,杨月如顿时满脸通红,一直红到脖子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