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35章 第434唐宁的房间(一更)

章节目录 第435章 第434唐宁的房间(一更)

    看到这里,叶雄就知道,杨心怡根本就没她表面那么冷漠,其实心里还是挺在乎苏震天的,只是没办法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看来,要让她接受苏震天,需要一个契机。

    “逗你玩的,那么激动干嘛?”叶雄笑了起来。

    杨心怡气急之下,抓过旁边那个枕头,狠狠地砸了过去。

    叶雄刚刚接过枕头,下一刻,一个不锈钢水杯砸在他头上。

    “老婆,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准备守寡吗?”叶雄摸着脑袋,苦笑。

    晚上,等杨心怡睡觉之后,叶雄走过杨月如的房间,又听到那没完没了的声音。

    他过去扭了下门柄,居然没有反锁,顿时满头黑线。

    小姑她这是钓鱼的节奏啊!

    感觉到腹部一鼓邪火升起,叶雄一溜烟跑回自己的房间,再呆下去,他真怕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第二天,叶雄跟杨心怡坐在杨月如的车子后面,去机场乘座飞机。

    上飞机的时候,杨月如朝两人挥手,目光落到叶雄身上,分明带着幽怨的神色。

    叶雄暗暗叹了口气,还好把节操守住了。

    回到省城,在那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叶雄就跟杨心怡坐上开往江南的车子。

    长途奔波,杨心怡有点累了,在车上睡着了,头挨到叶雄的肩膀上。

    吵架以来,她第一次这么靠近自己,叶雄感觉到熟悉之中,还有一丝陌生的感觉,不由得用手轻抚她的发丝。

    傍晚的时候,两人终于回到家里。

    “表姐,表姐夫,你们回来了?”

    唐宁正在花园里喂着小白白,见到两人回来,扑过来,紧紧地抱着杨心怡:“表姐,呜呜,好久没见你,我快想死你了。”

    “表姐也想你。”杨心怡摸着她的头,激动地说。

    “表姐夫也很久没见,来,抱一个。”叶雄张开怀抱走过去。

    原本他只是开开玩笑,没想到唐宁突然松开杨心怡,扑过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闻到唐宁身上那不同于杨心怡的女人味,还有那对又大又柔的巨无霸压在自己胸口,那种感觉……叶雄蒙了。

    小姨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唐宁,你怎么又来了,快松手。”杨心怡急道。

    唐宁这才松开叶雄,走到杨心怡身边,嘻嘻道:“表姐,我激动过头了,不好意思。”

    “你不是小孩子了,下次不许这样。”

    杨心怡嘴角抽了抽,心想再激动,也不能白让人赚便宜,瞧那混蛋得瑟的模样。

    她目光落到叶雄脸上,骂道:“别以为唐宁跟我没什么血缘关系,你就有什么非份之想,我警告你,如果被我发现你对唐宁有什么不良思想,我非把你……”

    她中指跟食指做一个剪刀的动作,暗示如果叶雄敢乱来,就切了他。

    叶雄本能双腿夹紧。

    “表姐,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可乘之机的,你不放心他,总放心我吧!”唐宁说。

    叶雄脸一黑,说得好像她很有节操似的。

    当初如果自己不是有定力,早就被她诱惑了。

    见叶雄目光落到自己胗上,唐宁脸不红气不喘,好像把当初发生过,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情忘记了一样。

    叶雄被她的厚脸皮打败了,嘴角抽了抽,说道:“听到没有,唐宁不会让我有可乘之机的,我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闭嘴,越说越没节操。”杨心怡骂道。

    节操是什么东西,我一出生就没带过,叶雄心道。

    接下来,叶雄去外面买了菜,煮了一顿好吃的给两女。

    每次回来,他都亲自下厨,给她们弄一顿好吃的,已经成了惯例。

    两女饱吃一顿,饭桌上,那种家庭的味道又回来了。

    晚上,叶雄帮杨心怡换完药之后,回到房间之中,开始修炼九穴神针第二部。

    在京城小姑家里住的那些晚上,他一有空就修炼这门秘术,希望早日将下半部修炼成功,那时再修炼封识秘术,那样对自己缓和以后的基因后遗症有作用。

    正修炼着,电话响了起来。

    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唐宁的电话。

    这小妮子三更半夜打电话给自己,想干什么?

    “表姐夫,洗手间的灯坏了,我没办法洗澡。”唐宁在电话那边说道。

    “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洗澡?”

    “写论文,忘记时间了。”

    叶雄本来想让她过自己房间洗澡的,但是一想到她过来洗澡,被心怡知道,肯定要出事,所以决定还是过去看看,如果只是光管坏了,倒是可以换一个。

    他将银针放下,朝唐宁的房间走去。

    唐宁的房间就在杨心怡的房间斜对面,叶雄本想敲门,害怕把杨心怡吵醒,先扭动门柄。

    居然没有锁。

    叶雄走进去,顿时闻到一鼓少女的清香,夹杂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这种味道很熟悉,好像在哪闻过。

    叶雄想了下,顿时有点尴尬,因为想起来了,在杜月如的房间里也闻到过这种味道,那应该是……

    难道唐宁跟她妈妈一样,有那种癖好?

    这只是猜测,至于是不是,叶雄不敢保证。

    房间之内,摆放得有些随意,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枕头,粉丝色的纹帐,整张床的颜色格调,非常暖味。

    曾听人说过,从一个人喜欢的床上用品颜色,可以看出这人的性格。

    粉红色,代表闷骚。

    叶雄走到桌子边,上面摆着论文,唐宁坐在旁边,脸色有点潮红。

    “我正准备洗澡,就坏了。”唐宁说道。

    “我先看看。”

    叶雄走进浴室,将手机打开照明功能,将光管拿下来看了一下。

    他不确定有没有坏,于是回到房间,准备将房间的光管拆下来换上试试。

    “把床头灯打开,我换条光管上去试试。”叶雄说。

    唐宁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将床头灯打开,叶雄将房间的光管取下来,顿时房间陷入黑暗之中,只有微弱的床头灯,还亮着。

    叶雄将光管拿到浴室那里换上,试了一下,光管依然没亮。

    “应该是线路问题,现在太晚了,我帮你把床头灯拆下来,放到浴室,你将就着用一晚上吧,明天我再检查一下线路,帮你弄好。”叶雄说道。

    唐宁嗯地应了一声,声音比蚊子还小。

    叶雄将房间的光管装上之后,走到床头,将那床头灯连同插座一起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