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72章 奥门兄妹(三更)

章节目录 第472章 奥门兄妹(三更)

    第二天早上,猎人保镖公司总部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坐满了人,除了猎人保镖公司的核心成员之外,还有江南市公安局的副局长罗国中,大队长罗薇薇,还有杨心怡等等人。

    “罗局长,搜查进展如何了?”何梦姬问。

    昨天,何梦姬大难不死之后,马上致电给江南警局的局长黄维富,黄维富正在出差,让她联系副局长罗国中。

    由于猎人保镖公司跟江南警方有着战略合作关系,而且叶雄对罗国中罗薇薇有着救命之恩,所以罗国中不遗余力,几乎调动了所有能调动的警力,联合海关那边,对出海的船只进行大清查。

    “还是让薇薇来说吧!”罗国中说。

    罗薇薇眼睛里满是血丝,从接到父亲电话的那一刻起,她一天一夜没有睡觉,带着所有警员,派出数十艘海警船只,如火如荼地搜索一整夜,还是没有找到叶雄的下落。

    没有知道她心里的焦急,几乎不逊于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叶雄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如果没有他,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罗薇薇好不容易压住内心的激动,望着何梦姬,问道:“你确定,将叶雄放在其中一条船上?”

    “当时郭芙蓉对我们进行追捕,我记得非常清楚,就在船群中间的一艘船上,将叶雄放了下来。那艘船甲板上有很多布袋,似乎是装米的船。”何梦姬说。

    “我们查出那艘船是偷渡船,还没到奥门就被警方抓了,但并没有叶雄的踪迹。我询问了船上二十多名偷渡客,没有一个见到叶雄。”罗薇薇说。

    “或许当时太紧急,我也不是很肯定是不是在那艘船上。”何梦姬说道。

    “我们联合海关,出动三百名警员,五六人一组,按照你的提示,对出海的一百条船进行彻底清查,但是没有找到叶雄的下落。”

    “会不会是郭芙蓉把人抓走了?”陈萧问。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比较小,一来郭芙蓉并不知道叶雄在哪条船,二来,她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力去搜索。”

    杨心怡的心一阵阵地疼,出动那么多人,都没有找到,到底叶雄去了哪里?

    “梦姬,你再想一下,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你再想想。”杨心怡急道。

    “能说的,我全都说了。”何梦姬十分懊恼。

    接下来,大家继续发表意见。

    最后罗国中站了起来,遗憾地道:“再搜查一天,如果再没发现,警方这边就要撤人了。”

    “罗局长,就不能继续搜索吗?”杨心怡急道。

    “对不起,我真的无能为力。”

    “出动这么多警员去找一个人,罗局已经顶着很大的压力了,心怡你别怪他了。”何梦姬知道罗国中的为难,说:“万一真的找不到,我们猎人公司也会一直找下去,一定要找到他为止。”

    “会不会他在中途被人抛下大海?”安吉儿突然插口。

    众人相视一下,目光中都是震惊。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在船上,叶雄不小心出了意外,船长怕惹到麻烦,悄悄将人扔下海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别再乱猜了,继续搜索吧!”

    接下来,警方继续搜查一天一夜,还是没能找到叶雄的下落。

    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

    这个夜晚,注定,无数人无法入眠。

    ……

    奥门,海边沙滩。

    一男一女在沙滩上追逐。

    男人三十岁左右,在前面奔跑。

    女的二十一二岁左右,身材高挑,面容周正,在背后追着。

    “夏有财,刁你螺母,快点把筹码还我。”女子在背后追赶。

    刁你螺母是一句南方骂人的方言,可见这女的性格异常火爆。

    “夏琪琪小姐,我螺母就是你螺母,你这不是骂你妈吗?”三十岁男人一边逃一边说道。

    “我浑身上下,就剩一个筹码了,你还抢我的,还是不是人?”夏琪琪大骂。

    “你今天的手气烂到爆,再赌下去,连底裤都要输了,我只是帮你省下一个筹码而已,这一千块是我们身上最后的钱了,再输下去,我们就要饿肚子了。”男子夏有财说。

    “我不赌了,你把筹码还给我,我要去换钱。”夏琪琪说。

    “我才不信你,一转眼你又去输了。”

    两人是奥门土生土长的亲兄妹,从小在奥门十三街长大,父母早亡。

    奥门是华夏的赌场集中地,赌风流行,兄妹从小耳濡木染,染上赌瘾,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赌场里混日子。

    就像所有赌徒一样,他们有上顿没下顿,赢钱的时候出去大鱼大肉,没钱的时候吃方便面或者啃馒头,至于那所谓的人生的意义,在他们眼里,就是狗屁。

    今天兄妹俩又去赌场厮混,每人身上带着几千块钱,谁知道两人手气烂得一逼,全都输光光,只剩下夏琪琪手中一千块筹码。

    最后一场压注的时候,兄妹俩在下注上产生意见,一个要买大,一个要买小。

    夏有财一气之下,将筹码抢了,跑出去,夏琪琪在后面追。

    于是出现前面一追一逃的画面。

    “夏有财,你别跑了,我不抢行了吧!”夏琪琪一屁股坐到沙滩上,气喘如牛。“我们去把筹码换了,好好吃一顿,从明天开始,我要戒赌,找份工作,重新做人。”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一百遍了。”夏有财说。

    “你还好意思说,我变成这样,还不是你这个当哥哥害的。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哥哥,把妹妹往火坑里推。”夏琪琪怒道。

    “好猪仔阉不坏,你本来就不是好东西。”

    夏有财见她没追,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两兄妹坐在一起。

    “夏有财……”

    “夏琪琪小姐,什么时候,你才能认真叫我一声哥哥,有你这么没礼貌,从小到大,没叫过我一声哥哥的。”夏有财教训。

    “如果你哪一天混得风风光光,不再赌,我就喊你。”夏琪琪白了他一眼。“从我懂事时候开始,你就在赌,没有一天停过,你让我怎么喊你阿哥?”

    夏有财躺在沙滩上,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叹了口气:“谁不想风风光光,谁想过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但是你哥哥没文化没知识,不能打又不能扛,除了赌,我还能做什么。倒是你,趁现在还后生改行了,再这样下去,就没有男人敢要你了。”

    “凭我夏琪琪十三巷一枝花的美貌,只要一声命令,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扑过来。”夏琪琪傲慢地说道。

    “系啊,全都是五十岁的阿公。”

    夏琪琪突然伸手过去,将夏有财放上衣口袋里筹码抓住。

    “好啊,还敢抢。”

    夏有财连忙抓住她的手,两兄妹抢来抢去,筹码飞上半空,扑通一下掉进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