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476章 被看光了(三更)

章节目录 第476章 被看光了(三更)

    晚上,一行三人回到十三巷一间房子之中。

    这间房间是夏琪琪最后剩下的东西,两姐弟哪怕赌得再疯,也不敢打这间房子的主意,这是他们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连房子都输,那就要流落街头了。

    走进家门,里面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

    夏有财躺到沙发上,这张沙发之所以留了下来,是因为破了几个大洞,卖了不值钱,这才被留了下来。

    “夏琪琪,看来咱们要卖房子了。”夏有财说道。

    “夏有财,你敢打房子的主意,老娘我跟你拼了。”夏琪琪怒道。

    “你以为我想卖啊,问题是你欠王昆几万高利,那可是利打利,利滚利的,不快还,到时候卖房子都不够还。你不怕那些没人性的家伙,分分钟玩残你。”

    “大不了过几天我再去借一笔高利先还王昆。他没那么大胆子敢动我,你以为现在还像以前,他动了我,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夏琪琪哼了一声。

    “问题是你欠人家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真不明白你怎么想的,明知道王昆是个吸血鬼,还向他借钱,他都不知道唾涎你的美色多久了,你这是自己送上门。”

    “别说了,烦死了。”夏琪琪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准备洗个澡。

    今天逃一整天,出了一身汗,快脏死了。

    回到房间,走进浴室,脱掉衣服。

    夏琪琪站在镜子面前,打量自己的身体。

    这具身体一点瑕疵都没有,虽然看起来没办公室白领皮肤那么白,但是非常健康。这种肤色是外国人最喜欢的,上次在赌场,一个外国有钱的男人见到她,出三万美元要包她三天,直接被她拒绝。

    夏琪琪打开花洒,准备洗澡,突然浴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夏有钱。

    “你进来干嘛?”夏琪琪傻傻地问,完全忘记自己一丝不挂。

    “我尿急。”

    夏有财说完,望着她一丝不挂的身体,奇怪地问:“姐姐,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夏琪琪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体,突然尖叫起来。

    “夏有钱,你这个混蛋,大色狼,给我滚出去。”

    她连推带踢地将夏有钱推出浴室,将浴室门卡上。

    亏了,这下亏大了,被看光光了。

    “姐,我尿急。”夏有钱急道。

    夏琪琪这才想起,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只有六七岁智商的傻子,被他看了又如何?

    在他眼里,女人身体跟男人身体根本就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她松了口气,说:“下次姐姐洗澡的时候,不许进来,听见没有?”

    “可是我很急。”

    “去哥哥房间上。”

    听她这样说,夏有钱急急忙忙跑出去。

    刚走出门口,夏有财急忙走过来问:“夏有钱,你姐呢?”

    “在洗澡。”

    “她刚才为什么尖叫?”

    “刚才我尿急,冲了进去?”

    “夏琪琪在洗澡,你就这样冲进去?”夏有财傻眼了。

    夏有钱点了点头。

    “看到什么了?”

    “姐没穿衣服……”

    夏有财嘴巴张成o型,指着他半晌才骂道:“你个扑街仔,我妹妹身体这辈子没被男人看过,居然便宜你这个乌龟王八蛋。”

    “我尿急,姐让我去你房间尿。”夏有钱急道。

    “那里。”

    夏有财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夏有钱急急忙忙跑进去,刚刚出来,马上被夏有财拉到一边。

    “夏有钱,姐姐的身材好不好?”

    “什么好不好?”夏有钱不明白。

    “就是……你姐的身体,跟你有什么不一样?”夏有财调戏。

    夏有钱想了半晌,说道:“好像真的不一样。”

    “具体一点,什么地方不一样?”

    “姐是长头发,我是短头发。”

    “还有呢?”

    “姐这里比我的大。”夏有钱指着自己的胸口。

    “还有呢,还有呢?”夏有财继续问。

    夏有钱不敢说话了,因为他看到,姐姐已经从房间里面,目光之中露出很吓人的目光。

    “除了这胸,还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夏有钱摇了摇头。

    “比如,你尿尿的地方,跟你姐是不是一样的?”夏有财继续调戏。

    砰!

    头顶上,一张椅子狠狠砸下来,差点砸他个半死。

    “夏有财,你这个死变态,扑你个街。”

    夏琪琪拿起椅子,在房间狠狠地追着夏有财打,片刻传来夏有财那仿佛杀猪一般的尖叫声。

    夏有钱看得高兴,哇哇地笑着,也拿起一张椅子,向夏有财砸去。

    “姐,我陪你一起玩。”

    椅子砸在夏有钱身体,头破血流。

    ……

    江南,叶雄家里。

    杨心怡回到家,躺在沙发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唐宁急急忙忙从里面出来,满以为表姐会带来惊喜,可惜看到杨心怡那个模样,就知道没戏了。

    “表姐,你也累了,先洗澡吧!”唐宁劝道。

    杨心怡摇了摇头,说:“先让我躺一会。”

    刚躺下来,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她大喜,连忙掏出手机,以为是何梦姬的电话,哪知道却是杜月华的电话。

    杜月华似乎还不知道叶雄出事呢!

    杨心怡犹豫了一下,接过电话。

    “心怡,我听薇薇说,阿雄出事了是不是?”杜月华急道。

    杨心怡艰难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电话那边,传来杜月华哽咽的声音,那种情绪瞬间就感染了她。很快,杜月华就挂了电话,连招呼也没打,似乎不想让她听到自己崩溃的声音。

    杨心怡本来平静下来的心,因一个电话眼睛又红了。

    三天,足足找了三天,还是没有叶雄的踪影。

    “阿雄,你知道有多少人在惦记着你吗,你到底在哪里?”

    杨心怡抓住枕头,捂在脸上,挡住自己红红的眼睛。

    见她这样,唐宁也被感染了,走过来搂着她,说道:“表姐,表姐夫吉人天相,他一定会没事的。”

    然后,唐宁眼睛也红了。

    姐妹俩,抱在一起无声地哭泣起来。

    ……

    夏有财此刻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心里在奔跑。

    刚才夏有钱学着夏琪琪,拿起一张椅子砸在他脑袋上,让他头破血流。

    这个傻蛋,难道不知道夏琪琪拿椅子砸他是跟他闹着玩的吗,人家不是真砸,但是他却是真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