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联盟(二更)

章节目录 第513章 联盟(二更)

    “什么好东西?”杨心怡奇怪地问。

    叶雄朝门口走去,去车子里,回来之后,手里提着两个大盒子。

    “这是什么,盒子好漂亮!”唐宁问。

    叶雄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两支精装的红酒,看起来高档大气。

    “八三年的拉菲,我找了很久,趁大家都在,尝尝。”

    “哇,这红酒岂不是很贵?”唐宁惊道。

    “也就十几万,不贵。”叶雄一边说,一边打开红酒,找几个杯子过来,倒了三杯。

    “听说红酒能养颜,我也要。”唐宁急道。

    “大家都有份。”叶雄说。

    几杯红酒下肚,三位美女脸色顿时就红润起来,看起来动人无比。

    杜月华的成熟妩媚,杨心怡的端庄娇艳,唐宁的含苞正放,三女各有各的气质,各有各的诱惑之处,叶雄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红酒不但能美容,还可以让女人特别容易动情,今晚是不是可以大被同眠?

    某男无限联想起来。

    吃完饭之后,三女回房洗澡。

    正在叶雄想入非非的时候,杨心怡在楼上喊他。

    “怎么了,老婆?”叶雄急忙跑上房间。

    “男未婚女未嫁,平时没有人在的时候,我没办法,但是现在华姐在,我不能跟你睡一个房间,会让人笑话,这几天你就睡客房,等华姐搬走,再搬回来。”杨心怡说。

    叶雄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婆,华姐早就知道我们的关系,这不碍事。”叶雄急道。

    “反正我不想被人家知道我们未婚同居,趁华姐在房间洗澡,快点搬。”杨心怡命令。

    叶雄苦着脸,没有办法,只好进房搬自己的东西。

    搬好东西,正准备去客厅,正好碰到杜月华从房间出来。

    她穿着睡衣,头发湿渌渌,浑身上下散发着一鼓香气,那种成熟丰满的体状,让男人看了荷尔蒙暴涨。

    此刻杨心怡跟唐宁在楼下客厅,叶雄顿时色胆起来,冲过去准备抱住她。

    “你发什么神病,再乱来。”杜月华连忙躲开。

    “华姐,让我亲了一下,她们在楼下,不知道的。”叶雄兴奋地说道。

    偷情偷情,就重要是一个偷字,这种感觉真刺激。

    “阿雄,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我在你家住的这段时间,我们最好乱来。”

    “为什么?”叶雄傻眼了。

    “这是你跟心怡的家,我只是一个外客,心怡接受我,我已经很感激她了。今晚跟她一谈,我发现她真的很爱你,如果让她发现我们之间有关系的话,她一定会难过了。我不想让她难过。”杜月华说。

    叶雄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杨心怡把他赶出房间,不跟他一起睡;杜月华不肯跟他有身体接触,那代表什么?

    代表从今晚开始,他要一个人睡,代表他不能跟任何一个女人发生关系。

    说好的左拥右抱,说好的双飞呢,坑爹啊!

    趁他分神之际,杜月华一溜烟跑到楼下。

    “有阴谋,一定有阴谋,很有可能是她们两个合好的,要教训我。”叶雄头疼起来。

    几天,一个星期还可以,如果半个月都是只能看不能吃,那种感觉,生死不如啊!

    “想搞联盟,对我进行制止,休想,看我怎么逐个击破。”

    叶雄走下客厅,三女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见他下来,只是看了他一下,谁都没理会他。

    杨心怡跟杜月华聊得都是生意场上的事情,叶雄没办法插嘴。唐宁见他闲得蛋疼,说:“表姐夫,陪我下棋吧!”

    “你饶了我吧!”叶雄想起她的棋艺,不敢下了。

    “我这段日子,棋艺大增,不试咱们干几盘。”唐宁说。

    “小宁,下次别用干字,女孩子家要矜持。”叶雄提醒。

    唐宁嘻嘻笑道:“我就是喜欢用干字,怎么,要不要干一盘。”

    “干就干,看我怎么把你干个屁滚尿流。”

    两人的对话好污,不过发在杨心怡离得远,没听到。

    两人走到一旁下棋。

    整个过程,叶雄心不在焉,尽管如此,还是把唐宁杀得落花流水。

    突然,杜月华跟杨心怡同时上楼睡觉,没有一个看他一眼,也没有目光暗示,看来她们真的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准备憋死自己。

    “可怜,想两飞,结果两边落空。”唐宁一边下棋,一边自言自语:“表姐夫,你今晚是不是没床睡,要不去我那睡,我的床很舒服的。”

    叶雄刷地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再被她这个小妖精诱惑下去,他非干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见叶雄被挑逗得离座,唐宁觉得十分有趣,哈哈大笑起来,一双巨无霸晃阿晃。

    等他离开之后,唐宁对蹲在角落之中睡觉的小白白招招手,喊道:“小白白,过来。”

    小白白屁颠屁颠的走过来。

    “今夜你在三楼,守着表姐夫门口,如果他三更半夜爬起来做坏事,你就进房间叫醒我,听到没有?”唐宁吩咐。

    小白白连连摇头。

    “老娘养你这么久,给你好吃好喝,反而把你的胆养瘦了。”唐宁当下怒起来,说道:“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听话,我以后都不喂你,饿死你这条没种的死狗。”

    小白白呜呜,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守不守?”唐宁怒道。

    小白白再一次屈服在淫威之下,点了点狗头。

    “这才乖,明天我去买上好的牛肉给你吃,是黄牛肉。”唐宁拍拍它的脑袋,继续叮嘱:“我房间门没锁,一有发现,马上告诉我。”

    安排好之后,唐宁也上楼睡觉,只不过,她很难睡去,喝了两杯红酒之后,身体麻麻的,满脑子想入非非。

    第二天一早,唐宁被闹钟吵醒。

    醒来第一时间,她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大喊:“小白白。”

    小白白拱开房间门,走了进来,蹲在地上。

    “昨夜表姐夫没出房间?”

    小白白点头。

    “那头牲口会这么蛋定,没道理啊!”唐宁有点不太相信。“小白白,说,你是不是昨夜睡觉了没看到,还是被他收买,做了双面间谍?

    小白白拼命摇头。

    “难道,他真的没去找杜月华?”

    不知道为什么,唐宁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接下来,她准备换衣服上学,见小白白傻傻地蹲在地上,说道:“装傻是不是,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你是条公狗,滚出去。”

    小白白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唐宁才走过去,把房间门反锁上,这才换衣服。

    “死狗,越来越像表姐夫,变成条大淫狗。”唐宁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