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537章 第0535 鬼村(三更)

章节目录 第537章 第0535 鬼村(三更)

    “我们一行五人,在村中扎营。为了保险起见,分成上下夜两组,拿着猎枪守夜。上半夜我跟一个朋友守夜,没什么发现。下半夜的时候,轮到我们睡。我睡着正迷糊,被一声惨叫声惊醒,醒来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什么了?我看到面前一张十分恐怖的脸,长着小孩子的个头,头颅非常大,眼睛占了半边,嘴巴又宽。我当时差点被这个怪物吓死,胸口就是被它那又长又细的爪子抓伤的,如果不是我逃得快,估计连心脏都被挖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叶雄跟陈萧相视一眼,目露震惊。

    “你有没有看错?”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看错,有人说我是在做梦,也有人说,我撞到鬼童,专门吃人心,鬼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王海骂道。

    叶雄听完,沉默片刻。

    “陈萧,你怎么看?”

    “王兄弟是不是在做梦,不好说,但是如果说这世界上有妖魔鬼怪,我还真不信了。”

    “这些年,我也破过不少,用鬼怪包装的犯罪案件。”叶雄笑道。

    “你们不会,真的要去小槐村吧?”王海惊问。

    “我们这次来是找同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可能空手回去的。”叶雄说。

    “王兄弟,你等着瞧吧,有老大出马,别说这世界上没有鬼,就算真的有小鬼,他也能干掉。”陈萧笑道。

    王海顿时沉默了,久久无语。

    叶雄的能耐,他是知道的,顿时陷入抉择之中。

    半晌之后,他咬了咬牙,说:“雄哥,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你带我们去小槐村就行了,不用跟我们在一起。”

    叶雄不想强迫他跟自己冒险。

    “雄哥,我要去。”

    王海点燃一根烟,狠抽一口,这才说道:“这件事压在我心底两年,一直未曾放下。我现在过得这么废,整天沉沦在酒色之中,就是因为那次死里逃生,让我觉得人生苦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翘屁股了。我也一直想知道,当初是自己看错了,还真是有鬼,这件事不弄清楚,我这辈子,这心病就治不好。

    “王海,此次前去会有危险,我建议你还是别去。”叶雄劝说。

    王海的武功,虽然比一般人强,但也只是普通特种兵实力,比起陈萧朱雀他们差远了,他不想分心多保护一个人。

    “雄哥,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我能保护自己。”

    他与其说相信自己的能力,倒不如说,他相信叶雄的实力。

    “既然你要跟去,我也不拦你。先聊到这里,大家回去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出发小槐村,抓鬼。”叶雄站了起来。

    一行三人,各自回房睡觉。

    叶雄回到房间,灯还亮着,杨心怡呆呆坐在床上等他。

    “抱歉,聊得久了一点,你怎么还没睡?”

    叶雄走到洗手间刷牙,把身上的酒味去掉,准备爬上床睡觉。

    “你睡那边。”杨心怡指着旁边的床。

    “为什么?”

    叶雄有点奇怪,她不是原谅自己了吗?

    “我的心原谅了你,但是身体没原谅你。”

    杨心怡推开她,命令他不许上床。

    “你今天碰过杜月华,休想再碰我一下。”

    叶雄顿时明白了,杨心怡有轻微洁癖,这种做法很正常,她无法接受自己跟另外一个女人接触过。

    “我就睡你旁边,什么也不干,不碰你。”

    “不行,快过去。”杨心怡命令。

    她的语气非常坚决,叶雄没有办法,只好走到另一张床上躺下。

    心原谅了,身体没原谅?

    真是狗屁地说法。

    叶雄对女人的心,真是无语了。

    这是不是代表,她会很长时间不让自己碰?

    悲剧啊!

    杨心怡奔波一天,早就累了,只是叶雄不在身边,她有点害怕不敢睡而已。

    现在叶雄回来,她心里有了安全感,很快就睡着。

    叶雄脑海里,回想着王海的话,还有凤凰的事情,晕晕沉沉,不知道多久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叶雄准时起床,跟杨心怡下楼。

    王海早就让人准备好早餐,吃完之后,再准备一些干粮和水之类的物品,然后一行七人,开着两辆越野车,朝枫镇的小槐村而去。

    两辆车子,其中一辆由王海开,车上坐着叶雄跟杨心怡;另一辆车子由陈萧开,朱雀跟慕容如音将郭芙蓉夹在中间。

    车子一直开了三个小时,进入一片人烟荒芜的地方。

    进入高原之后,地域环境更加明显,全都是小山头。

    到后来,越走越崎岖,荒草几乎将路都挡住了,车子要从草从中开过。

    “还有多远?”叶雄问。

    “还要大半个小时。”

    “怎么会这么远?”

    虽然早就知道,小槐村很荒芜,但是没想到,会偏僻到这种程度。

    “我们这边,还有很多人都在山村里住,有些人明明可以搬出去,但就是不想出去住,宁愿留在山村里。”

    “封建老顽固的思想。”

    叶雄取出一瓶水,拿起一块干面包,递给杨心怡。

    杨心怡拿过水喝了一口,面包没动。

    “昨天,苏震天打电话给我。”叶雄顺口拉开话题。

    “他说什么?”杨心怡淡淡地问。

    “还能说什么,还不是问你的近况,想跟你相认。”

    “他别妄想了,我是不可能认回他的。”杨心怡坚决地说。

    叶雄叹了口气,问道:“心怡,你有没有想过你亲生母亲?”

    “她这么多年也没来找过我,要么已经不在这个世界,要么就是把我彻底忘记了,对于这样的母亲,有什么好想的?”说起这个素昧谋面的妈妈,杨心怡感觉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多少感觉。

    “有没有可能,因为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她才没有来找你?”

    “二十多年来,不闻不问,除了冷血,我已经找不到其它的词来形容了。”

    “如果有一天,让你再次见到她,你会不会认回她?”

    “连苏震天我都不会认回,还会认回她?”杨心怡淡淡道。

    叶雄顿时沉默了,事情越来,越朝不可控的方面发展了。

    希望这一次小槐村之行,一切顺利吧!

    中午的时候,一行七人,终于到了小槐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