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568章 针灸(二更)

章节目录 第568章 针灸(二更)

    接下来,叶雄带着唐宁在市区里转着。

    一连转了五六家糖水店,都没有红枣桂圆枸杞红糖水。

    本来这糖水吃的人就少,很多店都没有,偶尔有一两间有,这个点都卖光了。

    叶雄本想随便打点宵夜回去,见唐宁不太高兴,只好继续在市区里转着。

    转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能找到,眼见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怎么这么笨,买东西回去自己煮就行了。”叶雄一拍脑袋。

    “你才知道你笨啊!”唐宁小声嘀咕。

    “你早就想到,为什么不跟表姐夫说,讨打是不是?”叶雄骂道。

    “你打啊,动动我试试。”唐宁挺起胸脯。

    不用挺都要爆了,还挺!

    叶雄瞥了眼她胸口的巨无霸,脱口而出:“好凶。”

    好凶,好胸。

    “流氓。”

    唐宁骂完,这才继续说道:“我早就想到买东西回去煮,就是不告诉你。”

    告诉你的话,你能陪我在市区别转一个小时,她得意地想。

    叶雄也猜到她小心思,叹了口气,将车子停在一家药店,买了相关的东西,准备回家煮。

    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叶雄听到唐宁在后面呻吟,转头一看,只见她捂住肚子,眉头皱了起来,一副痛苦的模样。

    “怎么了?”

    “表姐夫,我肚子好痛。”唐宁声音都变了。

    “饿着了吧,很快就回到家了。”

    “不是,我每次来那肚子都疼,突然特别疼。”唐宁捂住肚子,额头上汗都冒出来了。

    叶雄有点担心,这周围没地方停车,于是将车子停在旁边的侧巷里。

    他打开车里的灯,从车上下来,来到后座。

    车门刚打开,一阵冷风带进来。

    “表姐夫,冷。”唐宁缩着身子。

    叶雄连忙钻进去,将车门关上,摸了下她的额头。

    唐宁的额头有点烫,身体打着哆嗦,显然冷得不轻。

    “冷也不说一声,真是的。”

    叶雄记得车子后面,有自己的一件外套,于是翻找出来,给她盖上。

    “我跟你说,你就不带我兜风了。”唐宁嘀咕着。

    “敢情你是为了表姐夫带你兜风,不是饿是不是?”叶雄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想表姐夫陪你兜风,以后时间多的是,范得着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吗?”

    她本来就有痛经,加上这风一吹,这病就更重了。

    “你这病可大可小,别小瞧了。”叶雄严肃地说。

    “只是小毛病,结婚之后就不疼了。”唐宁说。

    “痛经,跟结婚不结婚有区别吗?”叶雄表示不懂。

    “这些是女人的秘密,你当然不懂的。”

    既然是秘密,为什么要说出来,叶雄真是无语她了。

    “我帮你治了一下。”叶雄说。

    他记得九穴神针之中,有治疗痛经的针灸术,虽然没试过,但他相信一定有效。

    连脚底折磨法都有效,更别提这些小毛病了。

    “你会治痛经?”

    “试试吧,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你才是死马,有你这样骂人家的吗?”唐宁骂道。

    叶雄笑了笑,说:“你表姐夫什么时候骗过你。”

    “还说没骗过我,第一次见面,就坑了我八万块。”

    “陈年往事,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你不提我差点忘记了。”叶雄笑道。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被你坑过。”唐宁左哼哼右哼哼。

    “放心,没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做的。”

    叶雄说完,从身上掏出治病用的银针,用消毒水处理。

    “这么长,插进去岂不是要疼死?”唐宁惊叫。

    叶雄脸一黑。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她想多了?

    “不疼,就是麻麻的感觉。”

    “插哪?”

    “关元、气海、命门、肾俞……”叶雄一连说了几个治疗痛经的穴位。“先把衣服挽上去,刺肚脐上面的三寸穴位。”

    唐宁将睡衣挽上去,露出没有一丝赘肉,白嫩光滑的小腹。

    就这没有一点脂肪的小腹,不知道让多少女人羡慕死。

    叶雄望过去,由于唐宁挽得比较高,半边粉色的下罩露了出来。

    脑海之中,不由想起唐宁两次赤身果体在自己面前的情景,一鼓不良的思想在脑海里滋长,心里起了一团火。

    她是小姨子,她是小姨子。

    默念几次之后,叶雄把心里的不良思想消灭,这才拿起银针,慢慢地施针。

    在银针插进身体的时候,唐宁本能地崩紧,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并不疼,反正有些舒服的感觉。

    不知道插了多少针,唐宁分明感觉刚才还疼得要命的小腹,已经好了一大半。

    “表姐夫,你太厉害了!”

    唐宁十分神奇,感叹:“就你这水平,可以开医馆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女人有痛经吗,就我们班上的女生,就有十几个。”

    “主意不错,考虑一下。”叶雄笑道。

    半晌之后,唐宁就没那么疼了,叶雄将银针抽出来,准备回去,突然听闻车窗外面,传来砰砰的敲窗声。

    叶雄扭头看车窗。

    车窗外面,两名小混混拿着刀,指着车窗做砸窗的动作,一边指一边命令:“开车门,不然我砸烂你的车窗。”

    居然碰上打劫的了。

    江南什么时候这么乱了,下次找罗薇薇,定要打她一顿屁股。

    话说,好久没见到罗薇薇了。

    叶雄将车门拉开,两名小混混欺身过来,一左一右夹住,拿刀指他。

    “把钱包掏出来,不想死的快点。”年纪大劫匪说。

    “老实点,上次一个家伙不老实,他坟头的草,已经像你这么高了。”年轻的劫匪说道。

    “兄弟,要钱而已,别动刀子。”叶雄笑道。

    “笑什么笑,严肃点,这是打劫,你以为是拍戏。”年轻的劫匪喝道。

    “老子最讨厌你这种男人,想草逼不会去宾馆开房,偏偏喜欢在路边车震。又想草逼又不想花钱,衣冠禽兽。”年长的劫匪喝道。

    叶雄本来想小小教训他们一顿就算了,没想到这年长的劫匪嘴巴这么臭,这货一看就是那种愤世嫉俗的人。

    “现在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干得出来,还穿着睡衣呢,这么年轻就这么骚,真是贱……”年长的劫匪看了眼车子里面的唐宁,双目放光,眼睛几乎挪不开。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匕首不见了。

    下一刻,一鼓剧痛传来,让他忍不住惨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