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640章 破而后立(三更)

章节目录 第640章 破而后立(三更)

    “没想到你还认识局长。”何梦姬说。

    “凤凰认识的,她在京城久,各方面关系很好,办事只须一句话。”叶雄回道。

    走出大街,已经是凌晨了。

    大街上人很少,冷冷的风吹在身上,有种特别的感觉。

    从警局出来之后,慕容如音一句话也没说,一直低着头。

    “你们先聊聊,我去开车过来。”何梦姬说完,走开了。

    车子就在前面,走过去没几步路,她只不过想让叶雄跟慕容如音有时间独处,说几句话。

    “喝酒的滋味怎么样?”叶雄突然问。

    慕容如音心里一直非常紧张,自从开车撞死端木玲珑之后,她一直都不敢面对叶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罚自己。

    何梦姬离开,她更紧张了,有种逃离的冲动。

    她没想到的是,叶雄突然会冒出这样一句话。

    “不好喝,很难下咽。”

    “那是你喝得少的原因。”

    叶雄只字不提端木玲珑的事。

    慕容如音摸不住头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恰好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叶雄不由分说,将慕容如音推了进去。

    车子刚开,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何梦姬的电话。

    “阿雄,你想干什么,别乱来。”何梦姬急道。

    “放心,我会把她带回去的,你别跟着,有些话我要跟她谈谈。”叶雄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慕容如音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不知道叶雄到底想干什么,想把自己怎么样,如果不是车子在行驶,她估计已经下车逃跑了。

    “怎么,又想逃避?”

    看着她局促不安的模样,叶雄出言点破:“遇到问题的时候,你除了逃避,还能干什么?有勇气去撞人,怎么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了?”

    听叶雄这样说,慕容如音好胜心起来,回道:“我为什么要逃避?”

    “你逃避的事情多了。”叶雄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去最火爆的酒吧!”

    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在一间酒吧面前停了下来。

    下车之后,叶雄朝酒吧走去,慕容如音还愣在原地。

    “你不是想喝酒吗,我现在带你来让你喝个够,怯场了?”叶雄冷笑。

    慕容如音咬咬牙,跟他走了进去。

    两人进入大厅,找张桌子坐下来。

    里面热火朝天,虽然是大冷天,泡吧的人依然不少。

    强劲的dj之下,舞台上的男男女女开始热舞起来,释放着蒙尔蒙。

    此时正是酒吧后气氛最高峰的时候,最hi的时候。

    叶雄叫来一打啤酒,开了一杯,直接推到慕容如音面前:“你不是想喝酒,喝啊!”

    “你把我带到酒吧,逼我喝酒,到底是什么意思?”慕容如音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不会把我当成你以前那些女人,以为灌醉我可以乱来吧?

    “喝完这瓶酒,我再告诉你为什么。”叶雄淡淡地说道。

    慕容如音没有拒绝,拿起啤酒灌了起来,很快就将一瓶啤酒喝个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酒量不错,再来一瓶。”叶雄为她开启第二瓶。

    “你刚才明明说,喝完一瓶就告诉我想怎么样,现在怎么不说了?”

    叶雄看着她那美丽的容颜,说道:“我以前一直好奇,你为什么要带着面罩,现在终于明白了,因为你觉得自己无法见人。”

    慕容如音一愣,大笑起来:“我没脸见人,你是不是太好笑了,以我慕容如音的条件,会没法见人。”

    “你的样子是可以见人,但是你的心不敢见人。”叶雄直逼的她的眼睛,冷冷地说道:“你没有闺密,没有知心朋友,没有可以相信的人,是因为你不敢对任何人说出你的心事。你害怕别人知道,你妈妈被人强奸过。”

    脑袋轰的一声,慕容如音直接被这句话震蒙了。

    “你胡说八道,我妈妈根本就没被强奸过,她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你胡说八道。”慕容如音愤怒地吼道。

    因为激动,她浑身颤抖,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激动得声音都变,那样看起来非常可怜,好像随时会崩溃一样。

    叶雄就当没看见一样,继续说:“百变乔装成你父亲模样,跟你一起生活,最后你爸爸告诉你真相的时候,被百变发现了,百变后来****你妈妈的时候,最后被你下毒毒死了……”

    “叶雄,警告你,别再胡说八道,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慕空如音咆哮起来。

    “你别不承认,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我自然有自己的渠道知道,至于你有没有被强奸过,那我就不知道了。”叶雄继续说道。

    他说的每一个次,都像针一样,狠狠刺在慕容如音心窝上。

    “我没有被强奸过,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慕容如音瘫软下来,泪流满脸。

    看着她那可怜的模样,叶雄挺心疼的,也有些不忍心说下去,但是此时发弃,那就前功尽弃了。

    慕容如音是那种自尊心跟报复心极度强烈的女人,如果不把她那伪装的面具撕下来,把她那所谓的自尊心狠狠地踩碎,根本就救不了她。

    所谓破而后立,破茧重生,对慕容如音这种女人,只能用最残忍的方法。

    一时之痛,如果能换来重生,那就值了。

    “从那时候开始,你的心就充满了仇恨,你加入猎人保镖公司,就是为了报仇,就是想有朝一日杀尽兽组织的人为你妈妈报仇。你没有一天开心过,从来没有笑过,每天晚上需要服安眠药才能睡着,你妈妈被侵犯的情景,一直是你的恶梦。你每天用面罩,与其说师门规则,不如说是你害怕别人从你眼睛里,发现你的秘密。”叶雄继续不停地说着。

    慕容如音拼命地忍受着,但还是泪流满脸。

    “叶雄,你想为端木玲珑报仇,就痛快一点,索性把我给杀了。你把我赶出猎人保镖公司,现在又来羞辱我,算什么意思,你还是不是男人,做事情能不能像个男子汉一样?”慕容如音竭斯底里地大吼。

    “我解释两点,第二,我赶你出猎人保镖公司,不是因为想帮端木玲珑报仇,在我心里,你比端木玲珑还重要。我只是不想你再沉沦下去,不想让公司成为你报仇的工具,这次是玲珑,下次是谁,谁也说不准。在你没解决自己的心魔没恢复理智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回到公司的。第二,我现在不是来羞辱你,我没那种喜欢挖别人伤痛的变态心理,我只是让你正视自己的,别让报仇蒙憋你的双眼。如果你妈妈九泉之下有知,她知道你现在活成这样,她会更加痛心。”叶雄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