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654章 这是什么?(二更)

章节目录 第654章 这是什么?(二更)

    原来,这半个月来,国安局的三大部门将京城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找不到兽组织的踪影,除了抓到一些小偻罗,重要人物一个都抓不到。

    “会不会华博士已经离开京城了?”叶雄问。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经过我们数据分析,他们还在京城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我们都查遍了,就是查不出来,还真是邪门了,他们还能钻到地下不成?”龙在天骂道。

    “兽组织里面,除了华博士,幽灵,郭芙蓉跟将臣之外,还有幻门一批精英杀手,就算人员再少,加起来也有十几二十人,这么一大批人,就算每天吃喝,也能留下蛛丝马迹,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叶难奇怪地问。

    “我也是这么想,但就是找不到。”

    “有没有可能,他们易容了,换种身份?”

    “这种可能性极大,毕竟龙天涯是曾经龙组的组长,龙组的易容技术他也有。但是他们易容成什么人,我们根本无从下手,京城有两千万人口,我们总不能一个个盘查吧?”龙在天说道。

    “只要他们还在京城,总会留着留下蛛丝马迹的。”叶雄现在也给不了他什么意见:。“我先回去考虑考虑,有什么想法的话,再跟你说。”

    龙在天也知道急不在一时,点了点头。

    正在这时候,凤凰买水回来了。

    看到她那清冷的模样,叶雄心念一动,他可是对凤凰有想法很久了。

    “首长,你刚才不是说,如果我帮了你,提什么要求都可以吗?”叶雄笑了笑,指着走过来的凤凰说:“我要她。”

    凤凰被叶雄这句话说得摸不着头脑。

    “你要她也得她同意才行,现在爱情自由,我可命令不了她的感情问题,再说了,你不是有老婆了吗?”龙在天说。

    叶雄脸黑了,这老家伙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太为老不尊了吧!

    “我要她来我公司帮我,又不是要她当老婆,你想哪去了?”叶雄骂道。

    “原来这样,不过这也得凤凰同意,我只能放人,至于同不同意,就看她的意思了。”龙在天笑道。

    “你同意放人就行了,我会说服她,再跟你混几年,凤凰都成老姑婆了。咱们关系这么好,我可不能让你坑了她。”

    凤凰听明白了,狠狠瞪了叶雄一眼,骂道:“我当不当老姑婆,关你什么事,少管闲事。”

    “听到没有,自作多情了吧?”龙在天哈哈笑道。

    凤凰无语了,平时首长挺严肃的,怎么跟叶雄混在一起,也变得这么没正经。

    这家伙就是个大染缸,谁跟他染上,都会变得没节操,凤凰想道。

    “说定了,我帮你找到兽组织,你把凤凰给我,不许反悔。”

    “我抗议。”凤凰说。

    “抗议无效,我就算绑也得把你绑出来,龙组那地方都不是人呆的。”叶雄说完,这回到家里。

    回家之后,叶雄又开始头疼了,他有些后悔答应龙在天了。

    龙组几百上千的组员都找不到兽组织的下落,自己怎么找?

    他一边走一边想,突然砰一声响,直接撞在一个人身上。

    还好他在相撞的时候及时收住力道,不然的话,非把对方撞飞不可。

    唐宁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名:“表姐夫,你走路不带眼睛,撞疼我了。”

    “你还好意思说,走路慌慌张张,赶着去投胎啊?”

    叶雄骂了句,这才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站起来之后,唐宁捂住硕大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很疼的模样。

    “我好像没撞到你胸吧,你可别赖上我。”叶雄连忙退出两步。

    “谁赖上你了,我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已。”唐宁说道。

    “要不我帮你看一下,我的针灸能治不少病。”叶雄说道。

    “你能行?”

    “当然,一般的病,没问题。”叶雄信心满满。

    “好吧,这两天胸口有点疼,总感觉呼吸喘不过气,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要不你帮我扎几针。”

    “胸口?”

    叶雄目光本能地落到她那对人间凶器上面。

    “不敢了,切。”唐宁竖起一根手指:“有色心没色胆,我看医生去。”

    “等一下。”叶雄喊住她。

    “表姐夫,你同意帮我了?”唐宁顿时一喜。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去医院的时候别找男医生看,万一他们借故****,你就亏大了。”叶雄笑道。

    “滚。”唐宁破口大骂:“我只是去找如音姐姐看而已,你以为我会去医院找那些猥琐的老男医看。本小姐胸是大,但不是无脑。”

    叶雄忍不住干笑起来,这才走了进去。

    整整一天,叶雄都在想办法,怎么把华博士找到。

    换在以前,他还真想不想管,但是龙在天答应他,如果他找到华博士,就将凤凰送给他,这诱惑还真不是一般大。

    凤凰又漂亮又高冷又有能耐,有了她加入,猎人保镖公司就如虎添翼了。

    吃完饭之后,叶雄般了张太师椅,到院子一边晒夕阳,一边想问题。

    正在这时候,唐宁跑了过来:“表姐夫,瞧你那想入非非的模样,是不是又在想那个小情人?”

    “胡说,表姐夫在想大事。”叶雄翻了翻白眼,看了她一眼:“对了,你胸疼治好没有?”

    “我一来你就问这么尴尬的问题,会不会太邪恶的?”唐宁嘻嘻笑。

    “如果我真的邪恶,你就不会叫我表姐夫了。”

    “不叫表姐夫,那叫什么?”

    “叫老公。”

    “好啊,老公,老公。”唐宁甜甜地叫了两声。

    叶雄被她叫得骨头都松了,脑海不由生起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话说,如果能把唐宁也收进后宫,那感觉应该挺不错的。

    可惜,这种念头刚刚生起来,他机伶伶打了个冷颤。

    如果被心怡知道,非砍了他不可。

    “别乱喊,被你表姐听到,非切了我不可。”

    “切了更好,省得你以后出去乱来。”

    “你表姐才舍不得切呢!”叶雄骂道。

    两人的话题越聊越没节操,唐宁突然凑耳朵到叶雄耳边,哈着气小声说道:“表姐夫,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没有。”叶雄断然否定。

    “那我看到的是什么?”唐宁指指他双腿间顶起的小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