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777章 狼人(1)

章节目录 第777章 狼人(1)

    前面有两间病房,第一间里面住着三个病人,但凌战不在里面。

    走进第二间病房,叶雄一眼就看到躺在最后床上的凌战,他已经醒了,神色比较憔悴。

    叶雄松了口气,凌战虽然受伤,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这是不幸之中的大幸。

    凌战扭过头,正好看到叶雄走过去,顿时非常激动,想坐起来。

    “别动。”叶雄连忙走过去按住他。

    “老板,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凌战愧疚地用英文说道。

    房间里还有两个伤者,听到凌战喊叶雄老板,不由得将目光落到叶雄身上。

    这么年轻的老板,还是开保镖公司的,他们真没见过。

    很快他们就将叶雄归纳为富二代一类,除此之外,他们找不到其他可能性。

    叶雄刚进来就打量过两人,一人是中东人,另一名应该是岛国,都是亚洲人。

    “你已经尽力了,没事就好。”叶雄连忙道。

    “可能是我荒废时间太长,武功退步了,没想到第一次出任务就失败了,感觉自己真是没用。”凌战自责。

    “凌战,你别自责,怪只怪对方实力太强。你放心,我不会怪你,只要你还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叶雄安慰。

    两人聊了片刻,问一下伤势之后,叶雄这才转入正题。

    “凌大哥,你这伤到底是什么人伤的?”

    凌战的实力,叶雄非常清楚,绝对在龙组三大高手之上,比起龙在天也只弱一点,这在国内算是非常顶尖的高手,国外怎么会有如此高手,居然把他都给伤了。

    “此事说来话长。”

    凌战为了保险,用变了腔的华夏语音说:“我是被狼人所伤。”

    “狼人,这怎么可能?”叶雄大惊,也变着声音说:“狼人只是外国传说中的一种兽人,根本就不存在,怎么可能伤了你,不对……”

    叶雄望着凌战,目光中露出震惊之色。

    “老板,你也猜到了。”

    “难道是兽组织新研发的一种基因变异体?”叶雄问。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那狼人变身之后,实力非常强大,我跟他斗了片刻,被它的长爪刺破肚子。其余见过狼人的全都被杀死,只有我幸存下来。另外一些受伤的,根本连看都没看到狼人的样子。”

    接下来,凌战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前几天晚上,凌战跟一群保镖在罗斯家族巡逻,突然出现一道黑影,周围一些保镖还没反应过来,全部死掉。凌战跟狼人打了几分钟,最后不敌,被对方指甲穿腥而过,他也在狼人肚子上捅了一刀。

    “你见过的狼人是什么样子的?”叶雄问。

    “上身是狼首,下身是人形,爪子非常尖锐,速度敏捷,战斗力很强。”

    “身上有没有毛?”

    凌战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毛,光不溜秋,黑色。”

    “看来是基因变异体无异。虽然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狼人,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但是根据已有的调查,狼人在变身之后,身上是会长毛的,跟基因变异体不一样。”

    “我把事情跟老邦尼说了,他们没有一个相信我,说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狼人,是我自己出幻觉。”

    “他们一定会相信的。”叶雄坚信。

    接下来,叶雄细细询问事情经过。

    八楼另一边,一间高级病房之内。

    六名身材高大的保镖站在病房门口,马克敲敲门,进去看了一下,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走出来。

    “小姐,你哥哥在里面等你。”

    艾丽莎点点头,正想进去。

    正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爹地,找我有什么事?”艾丽莎甜甜地问。

    “宝贝女儿,到医院没有?”

    “已经到了,正准备进去探望哥哥。”艾丽莎一边说一边推门进去。“哥哥还在睡觉,情况看起来不错。”

    “那就好。对了,艾丽莎,你有没有遇到一个华夏男人,他叫叶雄。”

    “见过了,一看就知道是混水摸鱼的人,我把他赶跑了。”艾丽莎说。

    “什么,你把他赶跑了?”

    老邦尼大惊,连忙将事情经过问一遍。“艾丽莎,我要你马上去道歉,把叶先生请回来,那可是能救你命的男人。”

    “那家伙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一点威严都没有,根本就不像会武功,我不去。”艾丽莎拒绝。

    “华夏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源远流长,你不能以貌取人。”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向他道歉。我相信马克他们的能力,一定会把我保护得好好的。”艾丽莎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她正想走过去看探哥哥,正在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之后,她震惊了。

    这不是哥哥的电话号码吗?

    哥哥的电话不是说已经丢了吗,难道被别人捡到了。

    艾丽莎接听电话。

    “艾丽莎小姐,你好,这里是纽约警局。我们从海里捞起一具尸体,怀疑他的身份就是你的哥哥邦尼先生,希望马上过来警局一趟。”电话那边,一名警察说道。

    “神经病,我哥哥好好躺在病床上,怎么可能死了,骗人你们也不会找点新鲜手段。”艾丽莎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当她的目光落到床上的时候,顿时就奇怪了。

    刚才哥哥明明还在床上,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

    她四下看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哥哥的人影,正在奇怪的时候,突然发现脸上凉凉的。

    用手一模,粘稠一片,很像动物馋涎。

    艾丽莎抬头一看,顿时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尖叫。

    头顶的灯上,悬挂着一个人,穿着病服,狼首人身,尖尖的嘴里露出长长的獠牙,一抹长长的唾涏从嘴里一滴滴地落到艾丽莎身上。

    呜!

    一声狼号,狼人从头顶落下,狠狠朝艾丽莎扑去。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

    听到惨叫声之后,马克推门抽枪,子弹密密麻麻地打在狼人身上。

    “小姐,快跑。”马克大声吼道。

    艾丽莎抱着头,冲出病房。

    “约翰,带小姐走,其余的人,把这怪物干掉。”马克大声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