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879章 你不后悔?(2)

章节目录 第879章 你不后悔?(2)

    安乐儿抬头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当没看见一样。

    “乐儿,这谁啊?”一名染着黄头发,浑身穿着名牌的奶油小生问。

    “不认识。”安乐儿说道。

    下午在办公室被揍一顿屁股,她至今怒气未消。

    被当着那么多人打屁股,这事情多丢人,她都快伤心难过死了。

    “小子,你谁啊?”奶油小生问。

    叶雄懒得跟他废话,抓住安乐儿的手,拉着往外走。

    安乐儿甩了几下,发现叶雄的手像铁夹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

    “你弄疼我了,快松手。”安乐儿吐着酒气反抗

    “跟我走,不然我绑你回去。”叶雄崩着脸。

    安乐被他盯得心慌,不敢违背,乖乖跟在他后面。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就像只纸老虎,表面上很厉害,其实无比脆弱。

    叶雄正准备带安乐儿离开,面前人影一闪,那名奶油小生把他挡住。

    “小子,敢当着老子的面抢女人,知不知道我是……”

    啪!

    叶雄一巴掌拍出。

    奶油小生的身体就像坐飞机一样,在半空飞出十几米,这才铁跌落地上。

    周围的人,全都惊呆了,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奶油小生坐在地上,浑身不停地颤抖,上下牙齿不停地打架,差点没吓得小便失禁。

    这是灵异事件吗?

    叶雄不管周围的人如何震撼,拉着安乐儿走出酒吧,朝自己车子走去。

    “上车。”叶雄命令。

    安乐儿有点心虚,乖乖地坐到车子里面。

    叶雄开车出去,狂飙起来。

    安乐儿看了一下,去的方向不是回公寓,而是朝天都山方向开去。

    开始她还没什么,随着车子越去越远,她开始心虚了。

    “主人,你不会把我带到天都山杀人分尸吧?”安乐儿弱弱地问。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叶雄哭笑不得,

    “打我的是你,应该生气的是我对手,你崩什么脸?”

    安乐儿这时候才想起,打自己屁股的是他,生气的应该是自己才对,他装什么酷?

    叶雄真是无语,这妞神经大条到什么程度。

    本来他是有点生气,直接被她这两句没头没脑的话逗乐,脸也崩不起来了。

    到半山草地,叶雄将车子停下来。

    “主人,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安乐儿不解地问。

    叶雄没有回答,将她从车里面拉出来,压在车上,吻了上去。

    这阵子接连被几个女人撩拨,压抑得他快要爆炸。

    安乐儿蒙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热吻强袭。

    只是愣了片刻,她就热烈地回应起来。

    两人吻得昏天地暗,日月无光。

    叶雄不满足于热吻,将她塞进车子里,关上车门。

    春天刚来,还带着冬天气息,半夜的山上,还是挺寒冷的,车子里比较暖和一些。

    “安乐儿,想好了,别后悔。”叶雄喘着粗气说。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

    安乐儿脸色潮红,仓促地脱着自己衣服,片刻上身就一丝不挂。

    车里脱裤子不方便,还好她穿的是裙子,只听闻撕的一声响,***居然直接被她用力扯断,扔到一边。

    叶雄哭笑不得,四十岁的深闺怨妇都没她猴急。

    怎么感觉两人身份好像反过来了,猴急主动的,不应该是自己这个男人才对吗?

    面对如此渴望的美女,面对一直都想把自己推倒的安乐儿,叶雄终于没能扛住,成功将两人的友情,上升到****。

    夜空下,草地上,车子里。

    车子轻轻摇晃,似出似疼非兴奋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停下来,紧紧地抱在一起。

    “岛国片果然不是骗人的,太舒服了。”

    安乐儿紧紧缠着叶雄,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叶雄无奈地叹了口气:“革命意志不坚定,终于还是被逆推,为什么我现在内心有一鼓深深的负罪感呢?”

    “得了便宜还卖乖,老娘这是第一次,你还想怎么样?”安乐儿哼一声。

    “就是因为这样才负罪。”叶雄叹道。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安乐儿摸了摸他的头。

    看着她乔装的样子,叶雄有些心疼。

    没有一个女人,在失去第一次之后不会乱思胡想的,安乐儿也不例外。

    她现在只不过乔装豁达而已,回去之后,还是会郁闷得不要不要。

    “乐儿,对不起。”叶雄摸摸她潮红未退的脸蛋,歉意地说。

    “别说这些好不好,你知道我不爱听,再说,这是我自愿的,也是我一直以为的梦想。”安乐儿摸着他的脸,浓情款款。“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也不管跟你有一起有没有结果,都是我自愿的,你别自责。”

    叶雄亲了她一下,坏笑:“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谁怕谁?”安乐儿激情四射,立刻坐到他大腿上,挑衅:“就怕你不行。”

    “开玩笑,我会不行,看我怎么收拾你。”

    ……

    送安乐儿回去之后,已经差不多天亮。

    叶雄正想回家,突然发现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车子一片狼藉,不怕有奇怪的味道,还有安乐儿的初夜血,如果被杨心怡发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决定不回去,等天亮清理完之后再回去。

    掏出手机,看了一下,以为会有杨心怡的电话。

    谁知杨心怡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不但她没有打来,连同唐宁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奇怪,难道杨心怡默许自己出去鬼混?

    还是,她对自己死心了?

    叶雄心有戚戚,有种不好的预感。

    随便找个地方睡一夜,第二一早,他打电话给杨心怡,说公司员工有事,太晚了没回来。

    “别累坏身体,别以为身体强壮就忽视了。”

    对于叶雄昨晚彻夜未归,杨心怡仿佛一点都没记在心上,也没细问。

    “昨晚我好像感觉宝宝在动了。”杨心怡兴奋地说道。

    “真的?”叶雄顿时喜道。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好想宝宝早点出世,让他看看他爸爸之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杨心怡兴奋地说道。

    叶雄心底涌起一鼓内疚,半晌才说:“老婆,辛苦你了。”

    “这有什么辛苦,做女人的,哪个不想一家人幸幸福福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