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880章 唐宁生气了(2)

章节目录 第880章 唐宁生气了(2)

    挂掉电话,叶雄坐在车子里,良久没动。

    很明显,杨心怡换了种方式跟对待他。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紧紧盯着他,注视他一举一动,而是用孩子,潜移默化地感染他,让他明白做一个女人多么不容易。

    只要不是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会内疚,更别提叶雄这种吃软不吃硬的家伙。

    叶雄有点后悔昨夜把安乐儿推了,每睡一个女人,就意味着他要多承担一份责任,无论安乐儿在不在乎,他心里都多一份羁绊。

    叶家别墅,饭桌之上。

    杨心怡刚挂掉电话,唐宁忍不住骂开。

    “表姐,你再纵容下去,他只会越来越放肆,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唐宁越说越气愤,将筷子拍到桌面上。“昨晚让他陪我们去逛街,他说要练功,结果呢,不知道练到哪个女人的床上,你也忍得了?”

    “也许他真的忙。”杨心怡回道。

    “他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

    杨心怡笑了笑,没回话,继续吃早餐。

    “表姐,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变了那么多,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唐宁不解了。

    “生气对胎儿发育不好,要时刻保持好的心情。”杨心怡说道。

    “难道你就这样放任着不管?”唐宁急道。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杨心怡放下碗筷,望着她询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我肯定找到他,问他昨晚去哪鬼混,问他还想不想要这个孩子,问他还想不想当一个好父亲。”唐宁厉声说道。

    “如果他不承认,怎么办?”杨心怡继续问。

    “查,出轨得多,肯定会有蛛丝马迹,我就不相信,他每次都做得那么完美。”

    “就算抓到他的把柄,知道他出轨,你让我怎么做?离开他,孩子怎么办?大闹一场,大家都不好受。你觉得闹完之后,他以后都不会出轨吗,以他那多情性格,可能吗?

    杨心怡一连串问题,问得唐宁哑口无言。

    “表姐,我觉得你好可怜,表姐夫就是个混蛋。”唐宁骂道。

    “我现在已经看开了,有些事情既然不能改变,就只能去适应。”杨心怡叹了口气。

    两人正吃早餐,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走进来。

    叶雄径直走到桌子,搓了搓手笑道:“美味的早餐,有口福了。”

    “少爷回来了,我给你添碗。”仆人赵婶连忙帮他拿碗过来。

    唐宁瞪着叶雄,嘴巴都快翘到鼻子上,如果目光能杀人,叶雄已经千疮百孔。

    叶雄理亏,不想跟她小孩子一般见识,对杨心怡说:“老婆,你今天穿得真漂亮。”

    “我每天还不都一样。”

    “这套衣服我没见过,新买吧?”

    “昨晚买的,好看吗?”

    “老婆穿什么都好看。”叶雄坐了下来,一边喝粥一边问:“老婆,今晚有没有空?”

    “怎么了?”

    “有部新电影上映,想跟你去看看,八点档,时间正好。”

    “什么电影,好不好看?”杨心怡问。

    “保密,不过我向你保证,一定是你喜欢看的类型。”叶雄笑道。

    唐宁在旁边坐着,表面上在玩手机,其实竖起耳朵,一直在听两人说话。

    “表姐,我看到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念给你听。”唐宁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听,直接就念:“一个已婚男人,如果出现以下情况:第一,突然很在意你;第二,突然变得很客气;第三,突然会赞美你;第四,突然之间要送你礼物,第五,突然喜欢听你说话。有以上情况的男人,百分之九十是出轨……咦,表姐夫,说得怎么这么像你?”

    叶雄脸黑了,这个小姨子,恐唯天下不乱吗?

    “唐宁,胡说什么,你表姐夫都说了,昨晚是公司同事出事。”杨心怡严厉地喝斥。

    “网上的东西不可全信,我闹着玩的。”唐宁随口道。

    叶雄顿时尴尬了,心虚地干笑着。

    “表姐夫,你说昨晚公司的人出事,到底是谁出事了?”唐宁好奇地问。

    “公司那么多人,说了你也不认识。”叶雄敷衍。

    “说说,我不一定不认识。”唐宁说道。

    “唐宁,都几点,还罗里罗索,快迟到了。”杨心怡打断她的话。

    唐宁呶呶嘴,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口。

    叶雄扒了两碗小米粥,就送两女上班上学。

    杨心怡怀孕才三个月,由于呆在家里没事做,每天依然回一趟公司。

    心怡集团比较近,叶雄先送完杨心怡,再送唐宁去学校。

    去学校的路上,唐宁的嘴巴一直翘着,差点没翘到鼻子上。

    胸器起伏比较大,说明她憋着一肚子火,正无处发泄。

    叶雄当不知道一样,自顾开着车子,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换在以前,唐宁在半路上,吱吱喳喳,就像只鸟儿一样叫个不停了。

    到学校门口,唐宁从车上下来,狠狠地把车门拍上,差点没将玻璃窗震碎。

    叶雄苦笑,小姨子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大。

    正准备开车离开,唐宁突然去而复回,走到他车子旁边,敲着他的车窗。

    “怎么了?”叶雄有种不好的预感。

    “表姐夫,有些话我不说不快。”

    “什么话,说吧。”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找女人?”唐宁直接就问。

    她哪来的理气直壮质问自己这些,关她什么事?

    叶雄真是服了她,搞得她好像是自己老婆似的,而不是自己小姨子。

    “吃醋了?”叶雄问。

    “呸,我吃什么醋。”唐宁否认。

    “别装了,你喜欢表姐夫也不是一天两天,咱们都心里清楚。”叶雄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望着她:“你放心,我昨夜没去找女人。如果我想找女人,第一个也是找你,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唐宁瞬间脸红耳赤,红晕蔓延到脖子根,顿时方寸大乱。

    “表姐夫,你就是个人渣,败类,禽兽,混蛋,色狼……表姐瞎了眼才嫁给你。”

    唐宁一口气骂出十几个脏字眼,这才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喃喃道:“小样,就凭你也想跟我斗,长齐毛再说。”

    对付这种年纪的少女,叶雄不废吹灰之力,几句话就将她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