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 章节目录 第903章 仆人(1)

章节目录 第903章 仆人(1)

    “我就是喜欢卖魔术为生,关你屁事?”

    沈日初哼了一声,正眼也不瞧叶雄一下,将折叠桌子扛在肩膀上,气呼呼地走了。

    回到自己的摩托车旁边,沈日初将桌子绑在车后上,开车走了。

    “今天本来生意挺好,遇上周末,没想到又碰到古武者这些混蛋。”

    沈日初越想越生气,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这才开车回家。

    刚回到家里,还没来得急停好车子,就听里面传来喋喋不休的声音。

    “爸,你又出去骗人了,我说你能不能找点正经的工作,别老是出去丢人现眼行不行?”

    一个二十来岁,穿着酒店服务员工作服的女孩走出来,开口就骂。

    此女是沈日初的女儿,沈娇娇,在一家酒店上班。

    “有什么丢人的,我这是靠自己手脚赚钱,又没犯法。”沈日初呵呵笑道。

    “你是没犯法,我丢不起这个人。”今天的沈娇娇,不知道为什么情绪特别不好。

    “今天何军跟我分手,就是因为咱们家境不好,如果不是你花二十多年修炼那些乱七八糟的法术,咱家也不会这么穷,我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下场,妈妈更不会跟离婚。”

    沈日初神情一黯,低下了头。

    “每次说到这些事情,你能不能别躲避,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沈娇娇大吼。

    “娇娇,那何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分了就分了,像他这种势利的男人,不要也罢,你肯定能遇到一个条件更好的。”沈日初安慰道。

    “我现在说的是你修炼那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事情,不是说何军。”

    “我只不过是混口饭吃,变魔术肯定会时时练,不然会手生的。”沈日初解释。

    “娇娇,都二十多年,你还相信他的鬼话?”

    突然,外面走进一名穿金带银的贵妇人,身上金光闪闪,带满手饰。

    贵妇身边站着一名比她大十几岁的老头,头发秃了一半,长得又矮又黑。

    “妈,你怎么来了?”

    看到贵妇人出现,沈娇娇顿时脸色有些难看。

    这贵妇是她的生母夏冬梅,她身边那秃顶的老头是她改嫁后的老公王大富,是个做海鱼的暴发户,由于年轻的时候日晒雨淋,长得黑不溜秋。

    “娇娇,妈这次是来接你走的,大富已经答应让你过来跟咱们一起住,大海也同意了。”夏冬梅说道。

    王大海是王大富的儿子。

    “娇娇,别再呆在这狗窝,再呆下去你会越来越废。”王大富发话了,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跟王叔回去,住大别墅,王叔再跟你找份像样的工作,也不用在酒店里做那笑脸相迎的工作。”

    “王大富,你敢拐走我女儿,我跟你拼。”听王大富要将自己唯一的女生带走,沈日初顿时就急了,愤怒地大吼。“还有你夏冬梅,你自己嫁出去,我不管,你不能把我的女儿拐走。”

    “我不会强迫她,让她心甘情愿跟我走。”夏冬梅说完,目光落到沈娇娇身上:“娇娇,你自己选择,是跟妈妈走,还是要留下来?”

    沈娇娇看看沈日初,再看盾夏冬梅,一时之间难以下决心。

    突然间,她脑海里浮现出何军今天跟自己提出分手时候说的话,如果不是她家里穷,他绝对不会跟自己提出分手。

    想到这里,她神情变得坚决起来,面对沈日初。

    “爸,不是我不想留下来,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不想这辈子跟你混混沌沌下去,你自己保重。”

    沈娇娇说完,走到夏冬梅身边。

    “姓沈的,听到没有,是娇娇自己选择跟我走的,你无话可说了吧?”夏冬梅说道。

    沈日初顿时脸如死烟,眼睛闪着泪花。

    女儿就是他唯一的依靠,现在连女儿都要离开他,顿时他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

    “我一会还要出去,走吧!”王大富不耐烦地催促。

    “妈,我先收拾点东西。”

    “别收拾,需要什么直接买就行了,不值几个钱。”王大富财大气粗地说道。

    一行三人离开家门,走到马路边,准备离开。

    突然,王大富大叫起来。

    他那辆价值一百多万的大奔,突然莫名其妙就着火了,熊熊地燃烧起来。

    这把火就像烧在他心里,让他肉疼的要命。

    “都怪你,让你别过来偏不听,这下好了,老子一百多万的车就这么没了。”王大富对着夏冬梅,大声地咆号起来。

    ……

    沈日初坐在地上,垂头丧气。

    正在这时候,一道人影走进来,在他面前站住。

    沈日初抬头一看,本来黑沉的脸,顿时如锅底一样。

    “是不是想过来看我的笑话,现在看到了,满意了吧?”沈日初生气说道。

    “我不是古武者。”

    “你不是古武者能将那铁线弄折,你当我傻子?”沈日初冷哼。

    “我跟你一样,是修真者。”

    沈日初听完,抬头看了叶雄一眼,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突然间觉得眼睛有些湿润了。

    “修真者这三个字,你还敢说出来吗?”

    “为什么不敢?”叶雄反问。

    “你瞧瞧我现在的下场,还不明白吗?”沈日初自嘲。

    叶雄没有说话,施展元力,顿时面前燃起熊熊烈火,那热浪逼得沈日初一连退出十几步,这才停下来,目光震惊地望着他。

    “你是炼气四阶的修真者,这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沈日初大惊。

    但面前发生的事,活脱脱就是证明,如果不是炼气四阶,根本就不可能修炼法术。

    “跟我走,一个月之内,我保你进入炼气四阶。”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沈日初怀疑地问。

    叶雄从身上掏出一根三指粗壮的千年人参,抛到他面前。

    “这是送你的见面礼。”

    “这是千年人参?”

    沈日初将人参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遍,顿时惊交集。

    为了修炼,他早年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买人参上,才能突破到炼气三层,就是因为这个,他家变得一穷二白。

    “只要你跟着我,当我的仆人,修炼资源不会少,不过我有个条件,就是你必须忠诚于我。”叶雄说道。

    这样的待遇,对于修炼狂人沈日初来说,吸引力太大了。

    等他踏入炼气四阶,到时候别说一个王大富,就算十个王大富,他想怎么玩都行,或者到时候,他连连鄙视的眼神,都懒得抛给他。

    “我答应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沈日初根本无法拒绝。